主角总受无药可救,cp洁癖病入膏肓

【生贺/ALL叶】Seeking for the Passing Time(下)

上篇

4.

新一轮常规赛是微草主场对兴欣,叶修也就着顺便回家看看他的便宜弟弟的缘由随队去了B市。

“明天出来见一面?”赛后王杰希在休息室门口拦住他。

“走开走开,谁要跟你见面。”叶修没好气地说。在刚刚结束的团队赛中,王杰希用狡猾地战术将兴欣完全分割开来,即使每个队员都在努力挣脱束缚,最终却还是以失败告终。

“战术而已,何必介意。”王杰希看着叶修难得露出的可爱表情,不自觉勾起了嘴角。

“不去,懒。”叶修也同样扬起一个弧度,只不过是冷笑。

“那我去找你,房间号发我。”王杰希点点头,也不管叶修是否同意便离开了。

……我就不,叶修看着他的背影愤愤地想着。

他明明记得王杰希最开始还是一个即使骨子里桀骜不驯却会礼貌地喊他“叶修前辈”的新人,后来熟悉起来,“前辈”二字便不知丢到哪去了,越发成熟沉稳的性格时常会让叶修有种他们是同辈的错觉。然而,自第十赛季过后,尤其是世邀赛期间,王杰希仿佛开始放飞自我,玩笑调戏打趣,一件不落的招呼到他的身上,让他措手不及,只能连连感慨老王的画风魔性。

好吧,即使他这么损他,也不能否认他们之间的感情发展迅速。家乡同市,兴趣相同,三观相似,他们的关系的确是没有不好的理由,黄少天在世邀赛是就曾义正言辞地表达过他作为叶修最好的朋友的不满。

叶修想起世邀赛时他们闹腾地模样,无奈地笑了笑,将房间号发给王杰希。思索了一会儿又在后面加上了一句:

晚点来,别吵我睡觉。

但是这是不是有些太巧了…他看着不远处坐在湖边长椅上的王杰希思索着,他晚上才刚刚想到,如今就遇见了,太玄乎了。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嘉世队服,又环顾了四周,发觉他俩正处于萧山体育馆的不远处。

看来是嘉世主场对微草啊,只是不知道是那个赛季的。

他靠着墙静静地观察不远处的王杰希,对方正坐在长椅上出神地想着什么,神情有些沮丧,微草的队服被他脱下,整整齐齐地叠好后搭在手上,他似乎已经在这儿坐了好一会儿,却没有微草的人来找他。叶修觉得腿有些僵硬,当即便明白原主已然在这里窥视许久了,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他摸了摸裤兜,掏出一张皱巴巴纸币到湖旁的小卖部买了一包烟,顺便问了老板年份日期。

第四赛季后半期。

果然如此,他叼起一根烟点燃,深吸一口后缓缓吐出烟雾,缥缈的白烟模糊了王杰希的身影,叶修的眼神却渐渐沉了下来。

他想他约莫是对这段经历有点印象的,不如说,他和王杰希相熟,便是从这一天开始的。

他几口抽完了手中的烟,又站在树荫下吹了会儿风,等到烟味消失殆尽后才朝王杰希走去。

“怎么,还在想之前的比赛?”

王杰希的身体微微一震,条件反射转过身来,眼神在触碰到他的一瞬便充满了讶异。

“叶秋前辈。”他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向叶修点头问好。

你就继续装,别以为你嘴上叫着前辈心里就有多尊敬似的,叶修暗戳戳地想,面上却是做的十分到位,淡定之中带着一点小惊讶,仿佛这一切都是偶然。

“怎么就坐在这儿啊,微草其他人呢?”他明知故问。

王杰希的视线移了移,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

“他们在酒店,我出走逛逛。”

“哦…这样啊”叶修的眼珠转了转,有些想笑。这个时候的王杰希实在是单纯的可爱,心里想的完完全全写在脸上,全不似后来那一副沉着稳重的模样。他大概是被王杰希欺压久了,此刻也突然升起了玩闹的心思。

“欸大眼儿”他像只小狐狸一般笑了起来“反正我也没事,不如陪你逛逛。”

王杰希在听到称呼时便紧紧皱起了眉,眼神中透露出的不悦有如实质,却被他极力忍了下来。

“不用麻烦前辈。”

“欸不麻烦不麻烦,远来是客嘛。”他尽力摆出一副真诚的模样,就像方锐那么真诚。

“…真的不用麻烦了,我看看风景就准备回去了。”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却是烦躁的不行,他从未见过如此不懂气氛的人,难道叶秋听不出来他是在拒绝他吗?

“这儿哪有什么好风景啊,来来来前辈带你玩点好玩的。”叶修心里已经笑得在打滚了,他实在是太喜欢这种欺负王杰希的快感了,也没觉得自己的话有点奇怪。

一边说着,他将王杰希从长椅上拉起来,勾肩搭背地拖向刚刚他买烟的小卖部。

“老板,给我两包鱼食呗。”

“六块,自己拿。”老板翻着手中的报纸头也不抬地说。

“好咧”叶修将手伸进口袋,突然僵了了一下,他将头望向王杰希,神情温柔。

“大眼儿,借我六块钱呗,刚买烟用完了。”

他看着王杰希看他的眼神从呆滞渐渐变为不可思议,两只眼睛都快一样大了,他想他的心里一定在疯狂地刷着“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吧,可他的确不是故意的,他怎么知道他兜里就这么点钱。

王杰希像是终于放弃了抵抗,默默付了钱,将两包鱼食塞进叶修的手中,冷淡地说:

“叶秋前辈,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诶等等”叶修叫住转身就要走的王杰希“你不一起吗。”

“前辈”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我们不熟吧?”

叶修看着王杰希即将破功的表情,和善地一笑:

“今天之后就熟了嘛,你不还借我钱了?你能借你不熟的人钱?”

“……”


有理有据,无法反驳。

最终,王杰希黑着一张脸跟叶修蹲在湖边,将手上的鱼食撒进平淡无波的湖面。

渐渐地,有一些橙色的鲤鱼从湖底浮了上来,平静地湖面被打破了,荡漾开的波纹如同一个信号,召集着信号湖中的鱼儿。

越来越多的鱼聚集到两人的面前,相互交错着,红红黄黄地占据一大块地方。

“大眼你看水里有什么!”叶修突然大叫一声,仿佛是被吓到一般甩掉了手中的所有鱼食。

“嗯?”王杰希正在发呆,听到他的呼喊将头朝湖面探去。

下一秒,他便被溅了一脸鱼腥味的湖水。

“……叶秋!!”他狠狠地用手抹去脸上的水,愤然朝身旁瞪去,果不其然看到叶修笑倒在地上。

“哈哈哈哈大眼儿你怎么这么可爱啊我真是喜欢死你了。”

“……”王杰希克制住自己想要将其按在地上打一顿的冲动,觉得自己真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在这里被叶秋耍。他作势就要起身离开,叶修连忙抓住他的衣角。

“哎呀别走啊,真的生气了啊。”王杰希将他的衣角抽了回来,头也不回就要离开。见他真的生气了,立刻从地上站起来跟上。

“王大眼儿!”王杰希不理他。

“王杰希!!”还是不理。

“别生气呀,我这不是看你压力太大嘛!”王杰希停下脚步,狐疑地看着他。叶修见他终于理自己了,连忙抬起手。

“我发誓。”

“你一个人坐那儿苦闷这么久,多无聊啊,身为前辈有义务帮你排解的。”叶修摆出一副“不用太谢我”的表情。

“这就是你的排解方式?”王杰希冷笑。

“额…呵呵”叶修干笑两声。

好吧,这的确只是附带的原因,其实他就是想逗一逗王杰希。

王杰希见他一脸心虚地模样,也不再说什么,继续朝微草入住的酒店走去。

“大眼儿你现在是不是很讨厌我啊。”叶修突然说。

“….”王杰希顿了顿,回过头给了他一个冷漠的眼神。

“是。”

为什么不讨厌呢,在他最烦恼的时刻出现,自顾自地缠着他,读不懂氛围,硬拖着他做不想做的事,自来熟,热情的过分,做的这一切居然都是为了逗他寻开心。

他并非想要与三连冠的斗神闹僵,只是他骨子里并非什么大度宽容的谦谦君子,相反,他生来便带着点桀骜不驯,只是严格的家教成了他的最好的伪装,使人们只能看见一个内敛礼貌的王杰希。

“果然还是这样子才像你”他听见叶修带着笑意的声音。

“太乖了我都不习惯。”叶修嘀咕着,他对上王杰希震惊的双眼。

“干嘛那么看我,前辈可是很厉害的。”叶修狡黠地笑着,突然抬手摸了摸王杰希的头。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遵从自己的内心就好,顾虑太多反而会阻碍你。”

“不要担心自己做不到,因为……”

“你一直都特别好。”

王杰希永远无法忘记叶修那天的眼神,那么明亮,那么坚定,用不容置疑态度打破他对前路的迷茫,督促他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哎,你说你以前多可爱,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刚刚被王杰希从床上扒拉起来的叶修无力地靠在车窗上,他正被王杰希带着去吃早茶。

“这句话还是比较适用喻队不是吗。”王杰希勾起嘴角。

“况且,让我遵从内心的不就是你吗,叶修。”

“……我那是在鼓励你放飞恶俗的性格吗!我那是只你荣耀里转型!”叶修耷拉着脑袋怒吼。

“呵”王杰希难得地笑出了声。

“都一样。”


5.

“老叶老叶老叶我终于找到你了,说好了在机场门口等你的你怎么就待在半路了呀,你知不知道我和队长找你找得都要累死了啊,你看你这么悠闲地在这瞎逛,你到底有没有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呀,我说你现在是什么态度,你是在嫌弃我吗,是吗是吗是吗,你怎么可以嫌弃我,我是在关心你呀,啊你看队长电话都打进来了,喂队长……”

如果这世上有一种一如既往名为韩文清,那么世界上还有一种一成不变就叫做黄少天。

世界上最崩溃的事情就是你在累了一天之后,好不容易挨着床,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还没搞清楚身在何处,便遭遇了联盟最大话唠噪音的无差别攻击。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说,就是晕乎乎地想睡觉。

“好了走了走了,队长的车都在门外了,我和你说啊我现在可是名人…”黄少天结果他手中行李,拉着他快步朝机场外走去。

“迷路了?”他被黄少天塞进后座后便看见了喻文州的专属笑脸。

“嗯,有点困。”他回应着,一边看了看车上的显示屏。

到第六赛季了啊……看来是蓝雨拿了冠军后后的夏休期,这俩小屁孩找自己来G市嘚瑟呢。

“你怎么刚下飞机就困了啊,在飞机上没有睡吗,不顾时间的确是短了点,还是说你不好谁啊,我上次买了一个……。”放好行李的黄少天坐到他的旁边,人还没坐稳又开始说了起来。

“你……”叶修无力地想要打断他,最后却化为了一口叹息“文州,走吧。”

“呵呵。”喻文州从后视镜中看着叶修无奈的面孔,嘴角扬起了一个柔和的笑容。


G市的夏天无疑是让人绝望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本想带着叶修出门逛逛,却被这艳阳生生逼回了室内。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黄少天问道。

“看这个状况,前辈也不想出去吧。”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将问题抛给叶修。

“我可没你们这些个年轻人有活力”叶修已经在训练室找了台电脑开机了,他突然严肃地朝两人说道:

“我死也不要这个天出门”

“…你就懒死算了!!”黄少天跳脚“那你还来玩什么,玩电脑吗!你个宅男能不能有点别的追求!!”

“弄起来你不是一样,你要别的追求,行啊,你先把那个给我。”叶修瞥了他一眼,手指了指训练室一角置于玻璃展柜中的冠军奖杯。

“……”黄少天闭嘴了。

“那这样吧,等晚上凉快了我们再出去,白天就在俱乐部里……打打荣耀?”喻文州说着说着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要不是真的发生了,他也想不到自己的夏休期生活尽然会这么简单。只是…..他看着叶修的背影。

你大概,一直都是这么过的吧。

三人最终还是没有离开空调房,而是开了三个小号在荣耀里作妖、

“卧槽叶修你不要脸!!!”黄少天吼道。

“哎呀大家坐的这么近,互帮互助多正常啊。”叶修叼着一支未点燃烟说着。

“放屁!我们是敌人!敌人!什么互帮互助!那是我们蓝溪阁的boss!!你居然不要脸到偷看我的屏幕!!”黄少天嘴上说着,手上也在加快速度。

“诶队长你防着点叶修啊,他要带人过去了。”

“嗯,他进不来的。”喻文州平静地说。

“哟,文州这么有自信啊,那我还真不能被人小瞧了。”叶修挑了挑眉。

“那是自然,毕竟我看着你的屏幕呢。”喻文州笑道。

“……我靠你个心脏的”叶修一直偷瞥黄少天那儿,却没发现另一边的喻文州一直正大光明的将视线放在他这边。

“我靠今天这什么阵仗啊,韩文清张佳乐王杰希,我靠王杰希好凶啊队长,肯定是在报我们抢了他们冠军的仇!谁怕谁啊,来战来战来战!!”黄少天的手速愈发飚的快了,形势却不太好。毕竟是新科状元,仇恨值也是稳得没谁了。

喻文州下意识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转头看向叶修,却发现叶修也正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这都在你的预料之中?”喻文州微眯起眼,嘴角却始终带着一抹笑意。

“你猜?”叶修笑得像一只狡猾的狐狸。

“呵呵”喻文州摇了摇头,眉眼又恢复了往日的温和“合作吧,反正都在你的预料之中。”

“欸好嘞。”叶修达到目的,转眼便去只会嘉王朝协助黄少天。

在两个战术大师的合作之下,野图boss毫无疑问地收入两家囊中,两边都是老熟人了,分赃也是熟练地很。

“哈哈哈哈王杰希还来问你呢,他难道不知道我们关系好吗。”黄少天虽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半个身体却都靠在了叶修的身上。他伸手点击王杰希给叶修发来的聊天框,开始噼里啪啦地打字。叶修本想看看他给王杰希回了什么,但一看到聊天框中的长篇大论就顿时失去了兴趣。

“老叶你看他居然在质疑我们!!你在圈子里关系最好的人难道不是我吗!!这难道不是众所周知的吗!!”

“对对对是你是你。”叶修无奈地推了推黄少天挤在身旁的脑袋,敷衍道。

黄少天不开心了,黄少天有小情绪了,黄少天要开始说话了。

“老叶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啊!我们都认识多久了你对我一直是这个态度,你哪次有事儿我没去帮你啊!你哪次来G市不是我招待你!可是你对我呢,我去H市想在比赛结束后见你一面都见不到,更别说让你陪我玩了!每次我们单独约你都带着苏妹子我都没说你什么!别的不说了就说这次,我一个刚得了冠军的人没有出去旅游度假就是因为苏妹子跟云秀出去了,怕你一个人无聊,还拉着队长一起陪你,你说你呢,连承认我是你最好的朋友都这么敷衍我!!”

叶修噼里啪啦地被训了一通,脑子里都是黄少天的声音在嗡嗡地响,嘴角却不自觉的勾起一个温柔的笑容,眸中也不自知地带上了宠溺的意味。

“好好好”他揉了揉黄少天的头“我们少天大大最好了,都是我不懂得珍惜你。”

“你要说我是你在联盟里关系最好的,最喜欢的人。”黄少天的神色稍稍放松了些。

“嗯对,你说什么都对,你是我在联盟里关系最好,最喜欢的人。”叶修笑着接他的话。

他说的一派从容自然,黄少天的脸却一下子烧了起来,他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留下一句‘我去趟厕所”便落跑了。

叶修乐呵呵地看着黄少天害羞的模样,心里面暖洋洋的。虽然他说的话不乏是对黄少天的调戏,却句句都是真心的。只是他的真心话,句句都会让黄少天面红耳赤,久而久之也就成了调侃的方式,从他们在网游里认识起,一直到很久之后的未来。

黄少天落跑了,叶修只能转头找喻文州,却不知何时喻文州已不再房间之中。

“怎么突然出来了,也不嫌热。”他推开阳台门,看见喻文州背对着他半靠在栏杆上。

“里面呆久了是有些凉。”喻文州听见他的声音转过头来,神色如常地说。

“别瞎说啊,我记得你很怕热的。”叶修完全不买他的账。

喻文州听完他的话,神色渐渐淡漠了下来,他面无表情地看了远方许久,不知在思索些什么,直到额头都微微冒汗。

“说实话我有些嫉妒少天呢,能让前辈对他说那样的话。”他再次开口,熟悉的笑意又回到了他的眼中。

“这有什么可嫉妒的,都是哄人的话罢了?”叶修失笑。

“没办法,谁叫前辈从来没有哄过我。”喻文州用着极其平淡的语气说着相当于撒娇的话语,让叶修浑身一颤。

“你够了啊,还演起来了。我什么时候没夸过你了,从第一次在训练营见面,到后来,我什么时候不在跨你啊。”

“呵呵”喻文州笑了笑,似是想起了些什么,眼中愈发柔和。

“那个时候,虽然我很相信自己,但是能有一个人这样相信我,我很开心。”

叶修看着他毫无破绽地神情,稍稍有些想念那个在训练营中缓缓前进的倔强少年。当年那个不被人看好的少年,如今也是冠军队的队长了。虽说被夺走冠军很不甘心,但他由衷地为喻文州感到开心。

“我就说你可以的,手残这种事永远不会是阻碍你变得强大的理由。”

“可是如果可以,我也很想要非人的手速呀。”喻文州开玩笑般说道。

“那你就太可怕了。”

“但是文州,手残也是你的一部分,就是这样的你,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啊。”

“嗯,我明白。我很好,蓝雨也是。”喻文州看着叶修,突然有些犹豫,最终却还是选择开口。

“嘉世这个赛季……”

叶修回想起第六赛季嘉世的一切,又想起他与嘉世的结局,即使还能心平气和地述说,却再也无法像当初的自己那般,轻描淡写地说着“会好的。”他不知自己是带着怎样的表情回答喻文州的,只记得醒来前那人带着无尽心疼的眼神。

“还挺得住。”他听见自己说。


6.

所以该有个了结了吧,他看着周围的一片空白。

当他从第六赛季离开,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在那里醒来,而是直接来到了这个纯白的空间。

“有人吗?”他问着。

他的话音刚落,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阵波动,仿佛时空紊乱一般,一组组数据串凭空生成,交错穿插,无数的数字集结在一起,最终形成了一个少女的模样。

“你是?”叶修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少女本无波澜的眼中扬起一抹温柔“重要的是,我终于见到你了。”

叶修挑眉,将近期的所有经历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之前那些都是你做的?”他问。

“嗯”少女点头,突然有些难过地说:“我本来想带你回到更多的地方,可是我的力量实在有限……”

叶修看着少女不断变化的神情,潜意识中感受到她对他是没有恶意的。

“只是我不明白,你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

“意义?”少女歪了歪头,似是不太理解他的意思。

“或者说,你为什么让我不断地回到过去?”叶修换了一种表达方式。

少女大概是听懂了他的意思,有些兴奋地在空中转了两圈,看他的表情愈加温柔。

“因为啊…”她开心地笑了起来“我想让你知道,你一直是被人爱着的啊。”

叶修愣在原地,他看见少女慢慢朝他飘了过来,神情突然变得有些忧伤,她用虚化的身体将他搂在怀里,耳边的传来的声音遥远而动听。

“你是被爱着的啊,最温柔的你,我最爱的你。”

“生日快乐,叶修。”

“今后也请这样恣意、耀眼地活下去吧。”

END


我最爱的你,最温柔的你,最好的你

叶修,生日快乐

评论 ( 1 )
热度 ( 47 )

© 沂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