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总受无药可救,cp洁癖病入膏肓

【生贺/ALL叶】Seeking for the Passing Time(上)

❀修修生日快乐,致我最爱的你

❀这次生贺比较赶,下半部分尽量白天出来

❀可能有虫,文笔拙劣,之后再修


1.

“没事儿吧?”

他迷迷糊糊间听见有人在呼喊自己,随后便是额头上冰凉的触碰,身下的床铺很薄,背上被床板硌得生疼。他转了转眼球,终于费力睁开了双眼,却直直对上一张曾以为此生再也无法看见的面孔。

“...沐秋。”他半睁着双眼,不由自主地唤出那人的名字。

“我天你终于醒了。”面前的人顿时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床边的板凳上。

“你说你这身体素质,还陪沐橙在雪里打滚,老实点待着不行吗。”苏沐秋嘴里不断数落着,眼神中却满是欣喜。

他愣愣地看着他,微张着嘴像是想说什么,却怎么也问不出口。

“怎么了?烧傻了?”苏沐秋将头凑近了些,取下他头上的毛巾,用手背碰了碰后嘟囔着:

“没在烧了啊…”

他终于感到哪里有什么不对了,面前的苏沐秋一如年少时青涩的模样,却如此清晰明了。额头上的触感温热真实,全不似往日梦中的虚无。

他将头偏了偏,看见了床头的小镜子,他记得苏沐橙小时候就有个一模一样的。他在镜子中看见了陌生而熟悉的自己,十多年前的自己。

原来我以前长得这样啊…..他看着镜中大病初愈的自己有些新奇地想到。

“回神回神,想什么呢。”苏沐秋似是受不了他这幅呆呆傻傻的模样,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直到他的视线回到自己身上才罢手。

叶修静静地看着他,过了片刻才笑了笑。

“在想,好久不见。”

苏沐秋看着他的笑容,心中微微一酸,用手揉乱他的头发,似是这样才能缓解心中的酸涩。

“瞎说什么,你不是一直都在这儿吗。”

话音落下后,两人都沉默了下来,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苏沐秋讲完话的那一刻就有点后悔了,平常的他可讲不出这么煽情的话,他碰了碰鼻子,有些害羞地扭过头去,又有些期待叶修的反应。

“呵”他听见叶修轻笑一声,声音还是一如平常的清亮,但总觉得不符合此时的气氛,他回过头,看见叶修带着调侃得笑容:

“撩妹技能满点啊沐秋大大,看来平时都是假正经。”

苏沐秋发誓要不是念在叶修大病初愈,他一定打得他叫爹。

“啊,叶修你醒啦!”扎着两条马尾辫的女孩冲了进来,看到醒来的叶修后露出一个惊喜的笑容。

“担心死我和哥哥了”苏沐橙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探他的额头:“叶修你要多吃点肉,别每次都把肉给我知道吗,你身体这么虚以后都不能和我一起玩了。”

少女天真的话语让叶修不由笑出声来,他想起未来的苏沐橙,总是那么听话乖巧,失去了哥哥的她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成长着,仿佛一夜之间就成熟了起来,再难从她身上找到当年撒娇的模样。

他抬起手摸了摸少女的头,柔声说:“嗯,听你的。”

他知道的,他们以后还会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一起做想做的事,只是他没有办法承诺少女不再让她担心。成年后的苏沐橙总是想要成为他的支柱,潜意识里害怕拖他的后腿,但在他眼中,他希望自己能支撑起少女的整个世界,希望自己能永远做她最坚强的后盾,却总是让她在担心。

面前相似的面孔上或是坦率或是别扭,却都流露着对他相同的关心。他想自己似乎真的是太不让人省心了,从苏家兄妹,到嘉世副队,到兴欣全体,直至国家队,似乎所有人都曾带着这样的表情唠叨他,好好吃饭,不要熬夜。

像是在对一个孩子说教一般,又像是单纯地找个机会教训他,叽叽喳喳,反反复复。

然而即使他嘴上嫌弃,心里却不得不承认,被人念叨的感觉真的很幸福。

他应对着苏家兄妹的说教,抬手发誓自己会按时吃饭,按时睡觉,不会再偷偷摸摸将肉挑到苏沐橙的碗里,不会半夜起来帮苏沐秋完成未完成的工作,他会养好身体,以后有精力陪他们兄妹俩一起闹腾。

他反省着自己的“不让人省心”,又看了看两人因为他而露出的喜悦的表情,突然想起自己的的确确是生过这样一场大病,最终靠着兄妹俩没日没夜的照顾才挺了过来。不仅仅是这一次,从他遇见他们起,直至后来的十余年,他一直受到他们的照顾。

他一直很想对苏家兄妹说一声谢谢,谢谢苏沐秋在他离家出走,孑然一身之时给了他一个小小的家,谢谢苏沐橙在未来始终不离不弃,陪伴他走过跌宕起伏的荣耀之路。

只是前者再也没有给他道谢的机会,而后却因为太过熟悉彼此而无法说出口。

“谢谢。”

一直以来,非常感谢。


他不记得听到他道谢后的苏家兄妹是什么,只感到眼前突然一花,他的世界又陷入了短暂的黑暗。

“好点了吗?”他听见有人将手搭在他的额头上问道。

本已舒缓的头痛一时间如排山倒海般涌来,他不适地皱了皱眉,过了会儿才睁开双眼。

“头还是很痛吗?”苏沐橙坐在他的床侧,见他皱眉,伸手轻轻揉了揉他的太阳穴。

叶修眨了眨双眼,又环顾了四周,确认这是他在兴欣的房间,面前这个也无疑是十一赛季的苏沐橙。

“先把药吃了吧。”苏沐橙看他愣神的模样,弯起眉眼,拿起床头柜上的药丸,打开塞进他的嘴里,又将他扶起靠在自己身上,端起水杯作出要喂他的模样。

叶修看她照顾人的模样,心里觉得好笑,面上还是乖乖地把药吞了。

“刚刚是做了什么好梦吗。”苏沐橙一边将靠枕放在他的背后一边问道。

“很明显?”

“嗯,明明生着病还笑的这么开心,太违和了。”苏沐橙不愿意闲着,左看右看,又从果盘中拿起了苹果和小刀。

“梦到你和你哥…诶,我不想吃苹果。”叶修看她拿刀顿时打住了原本的话题。这可快要到季后赛了,手受伤了可怎么行。

“谁说削给你吃的,我自己要吃,顺便给你两块而已。”苏沐橙朝他吐了吐舌头,语气漫不经心,手上却小心翼翼地转动着苹果和刀片。

“你继续说,梦到我和我哥?”

叶修看她谨慎地模样,也就随她去了,继续说道:

“梦见…”他顿了顿。

“他让我们给他省点心,好好吃饭,不要熬夜。”

苏沐橙愣了愣,顿时笑了出来:

“嘿嘿,他肯定是知道你又不好好照顾自己所以看不过去了。”

“是啊,所以我决定听他的,战队就交给你们这些个年轻人了,找个地方休息去。”

话音刚落,一个削好苹果就堵住了他的嘴。

“我也要去。”

“你不是说是你自己要吃吗……”

“因为某人要丢下我落跑,我不开心就不想吃了。”

叶修看着她毫无怒色的脸,笑着笑了一口苹果,将另一面递了过去。

“挺甜的。”

“那是,削苹果的手艺好。”


2.

叶修没有去细想上回看到苏沐秋是怎样的缘由,在他看来,无论是做梦也好穿越也罢,甚至是妄想也无所谓。

但当他第二次来到过去,一切就有些奇怪了。

他记得自己前一秒正在公会部门帮忙抢boss,下一秒却突然坐在一个网吧里,电脑屏幕中是一个战斗法师,穿着破烂的装备,正站在竞技场中。

“厉害啊兄弟!”旁边有一个人突然朝喊道。

他的第一个反应便是要捂脸,自从他颜出后,网吧就成了最危险的地方。然后接下来传来的声音便让他放下心来,

“兄弟你要不要来我们公会啊,我们工会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叶修转过头,看见的便是一个相貌平凡的男人,二十出头的模样,眼中闪烁着名为热爱的光芒。

叶修很喜欢这样的人,因为他们都有着同样对荣耀的热爱,这种热爱与水品无关。

“加工会大概是不方便的。”他有些抱歉的笑笑。

“啊这样啊”那个男人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失望,但很快又振作起来朝他笑道:“那要不加个好友,以后一起玩。”

“额…”叶修是不介意加好友的,但这个账号明显只是一个小号,而他又还未弄清楚自己处在什么样的境地,不适合轻举妄动。

“抱歉,我弟弟快要高考了,不适合再打游戏了。”关键时刻,一双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叶修听见熟悉的嗓音便抬起了头,正好对上男人低头朝他看来的眼神。

“高考啊…那小兄弟你好好准备考试啊。”对方似是以为他还未成年,考试前夕来网吧被家长抓包,明白自己留下不是很方便,便转回去戴上耳机,专心看着自己的屏幕。

“......”叶修依然是保持着抬头的姿势,上方的人也低着头就这么看着他。

他想他大概知道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了、

“额”他顿了顿,觉得这个时候还是得按套路来。

“雪峰我错了。”

“你上次也和我说你知道错了。”吴雪峰挑了挑眉。

“嗯,那我上次肯定也是知道错了。”叶修诚恳地看着自己的副队。

“.…”吴雪峰在心底默默叹一口气,到底还是知道这是在网吧。

“先回去吧。”

“欸好咧。”叶修立刻屁颠屁颠的跟上,走之前看了一眼日期。

哦,第二赛季。

自他离家出走后,胜似亲人的有苏家兄妹,交心好友有荣耀里的一帮朋友,但如老妈子一般能够管住他的却只有一个吴雪峰。

他跟在吴雪峰的身后,望着前方高大的背影,有些怀念地笑了笑。他想起吴雪峰曾经是怎样为他操碎了心,以一己之力将他护在身后,抵挡所有朝他袭来的流言蜚语。

“过马路了,小心点。”他猛地被人向后一拉,回过神才发现一直快他半步的吴雪峰不知何时已经在他身边了。

“以后不要去这么远的网吧,路上危险。”

“哪里远了,这不就隔了一条街嘛,雪峰你担心过头了。”

“你整天出幺蛾子,怎么能不担心你。”吴雪峰搭着叶修的肩,带着他一起过了马路。直到看到了不远处的嘉世后门才将手放下。

叶修吐吐舌头,在心里默默为自己解释了几句,但自知理亏,不敢与他的副队狡辩。他的目光很快便被嘉世门口的几个身影所吸引,那都是他许久未见的面孔。

“队长你终于回来了!”

“我靠副队终于正常了,队长我和你讲,副队脸黑起来太可怕了,以后你不能丢下我们自己跑啊。”

“就是,队长你这样不仗义啊!”

……

老队员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围在他们身边,让他有些恍惚。

原来嘉世,还有这么热闹的时候啊,真的是都忘了呢。他的眼中突然有些酸涩,便低下头隐去自己的情绪,却还是被敏锐的队员们感觉到了。

“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吗?”队员A着急地上前,仔细检查着他有没有受伤。

“都说了网吧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你少去,那里空气不好,你才刚成年,要注意些。”队员B则在他旁边教育他。

“额…队长自己就抽烟吧。”

“对啊,抽得可凶了。”

“...”队员B卡壳,顺了两口气又继续唠叨:“队长你小小年纪学那些老烟枪,以后身体怎么受得了,所以你少去网吧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知道吗!”

“同意,从我做起,不再给队长打掩护!”

“加一。”

“附议。”

……

“我去…”叶修看着他们一个个发誓,心里又是好笑又是无力,眉眼却不由自主弯了起来:“我这队长还有没有威严了。”

“有的有的,都落在训练室和场上。”

“对,我们绝不把这种私人的感情带出荣耀!”

叶修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最初的那几年,作为队中老幺的他明明是队长,但在日常生活中却完全没有“人权”。

“好了好了,别说笑了,先进去吧,老陶担心死你了。”吴雪峰在旁边看戏看了许久,此时终于上来解围。

叶修一愣,终是朝他点点头。

“我的小祖宗啊,你终于回来了。”才刚进室内陶轩便朝他跑了过来。

“你想玩电脑训练室的都可以玩呀,要不我给你房间安一台私人的,别再乱跑了。”

听到陶轩这么说,后面的队员们不开心了,一个个叫嚷着要求和队长同等待遇。

叶修静静地看着陶轩,如同未来的陶轩记不起曾经叶修的眉眼,最初的陶轩在叶修的脑海中也是日渐模糊,如今再见到这个将他放在心尖的好友,他也是忍不住一阵唏嘘。

“怎么了,不会受伤了吧。”陶轩见他不说话,再度紧张了起来。

后来的陶轩将叶修的一切沉默当做反抗,如今的陶轩却舍不得叶修受一丁点伤。

“怎么会,就是觉得…”叶修直直地看着他,突然笑着挠了挠脸。

“让你担心了,有点不好意思。”

陶轩也是受不了叶修这般打直球的人,当下就有些不好意思地偏过头,在队员的起哄声中落荒而逃。

好不容易让大家都散了,叶修和吴雪峰回到了他俩的房间。那时的嘉世远没有未来的规模,就像兴欣刚起步时那般,一切都还只是凑合,即使拿了第一赛季的冠军,不多的奖金也优先投入到俱乐部建设中去了。

“你先休息会儿,我给你下碗面。”吴雪峰说着便走向了房间一角,他们在那里围了一个小型的厨房,用来给叶修做点夜宵点心之类的。

叶修窝在沙发的一角,看着吴雪峰熟练地动作,心里却越来越不是滋味。

“雪峰。”他突然很想叫他。

“怎么了?”吴雪峰没有回头。

“我是不是一直都太麻烦你了。”

十八岁的叶修将一切都心思都放在荣耀中,对副队心怀感激却不会去思考其中的曲曲折折,但二十八岁的叶修却是明白的,没有谁天生就有义务去照顾谁。吴雪峰对他而言,从来不仅仅只是一个副队,一个朋友。他习惯为自己负责,也习惯成为他人的支柱,他相信自己的实力,也相信只要自己足够坚定,便没有跨不过的坎。但他也是人,甚至只是一个少年,他也会累,也会有撑不住的时候。当苏沐秋离去,当他想给苏沐橙最好的生活,当他要担负起一个战队,当他要带领着队员为了生计,为了荣耀一次次战斗,当他想起远在B市的家人,他也会陷入迷茫与无力。但是吴雪峰的存在,一遍遍的告诉他,他可以不用这么累,他的单子会有人和他一起挑,他可以像个孩子一样跟他撒娇,甚至在疲惫时完全依赖于他。

叶修是很多人的精神支柱,而吴雪峰却为他撑起了一把伞,在风雨中将他护在怀里。

“你的确是很麻烦呢”吴雪峰的声音中带着笑意,他将面下到锅里,转过身来看着他,眼神比任何时候都认真热烈。

“但是我乐意。”

“叶修,我乐意。”


“叶神,叶神。”身边似乎有人在摇自己手臂。

他一下子清醒过来,睁开眼发觉身边竟围了一圈的人。

“叶神你醒啦!”有人惊喜地说,他定眼一看,是公会部的人,周围一圈也是。

“老魏!叶神醒啦!”有人朝半敞的门外喊了一声,不过片刻就见魏琛冲了进来。

“我操你这孙子可算醒了。”魏琛见他真的醒了,顿时松下一口气,嘴上却是恶言相向。

“还大神呢,抢个boss还能昏过去,幸好退役了,你还是早点回家养老吧。”

叶修看着他口是心非 的模样,难得没有呛回去。

“怎么回事儿?”他问身边的伍晨。

“你抢boss的时候突然就倒下了,怎么叫都叫不醒…”伍晨想起那一幕心里还有些慌,要不是这人呼吸平稳,脸上还带着几丝笑意,他们真的是要打120了。

“叶修!”苏沐橙从门外冲进来,一下子扑进他怀里,后面还跟着几个小年轻,一个个都带着兔子一样的红眼。

天知道他们训练到一般魏琛冲进来说叶修昏过去怎么都叫不醒时他们有多慌,如今看到一个平安的叶修比什么都能安慰他们。

“一个个这么紧张干嘛,不就是睡着了吗,多大点事。”叶修摸摸了怀里少女的头,朝几个后辈看去。

“但是就是会担心啊…你前几天还答应我哥好好睡觉的。”苏沐橙委屈地说。全过程

“前辈您是该学会照顾自己了。”乔一帆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后说道。

“不如说你照顾好自己就是提高我们专注度的最好方法了。”安文逸在旁边补充道。

叶修看着他们,一时间心里暖洋洋的,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安慰安慰快急哭了的陈果,跟方锐侃了几句垃圾话,又跟再对苏沐橙和小年轻们作了保证后才将他们送回去训练。

“深得民心嘛叶神。”有关系要好的工会人员目睹了全过程后打趣他。

“那必须的。”


3.

他看着面前韩文清稚嫩的脸,他想他已经没什么可感到意外的了。

“你怎么在这。”即使是青涩的韩文清,表情依然威严得吓人。

“老韩你要信我”叶修转了转眼球,尽力摆出一副诚恳的眼神“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儿。”

他看见韩文清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更加瘆人了,大概是觉得他是在拿他寻开心吧。

可是我还真不清楚啊……他觉得自己有理由委屈一下。

“老韩,收留我一下不。”

韩文清发誓自己是真的很想将眼前这个吊儿郎当的人打一顿的,但是每当看到他那副耍小聪明的模样就不由自主地被他带偏。

眼前的叶秋和平时有些不一样,对他更加的亲昵与信任,韩文清虽然感到疑惑,却无法忽略心中那一丝喜悦。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无药可救了,明明对眼前这个人提了十二分的防备,却在每次见他时让他毫无阻碍地进入自己的内心。

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领着叶秋进入霸图俱乐部大楼了,在进入大门时,叶秋很友好地朝门卫打了招呼,而门卫则认为他是霸图队长的好友而尊敬地点了点头。

如果哪一天他知道自己身边这个人便是嘉世队长,大概会后悔得想把自己的头砍下来吧,韩文清腹诽。

他们一路朝高楼层的宿舍走去,期间遇到许多霸图成员,对他的态度用怒目而视形容毫不为过。但无论是怎样的眼神,叶修都坦然承受了,他完全理解他们的感受,毕竟强者总是要收到一些特殊的待遇,想起第十赛季霸图粉们“傲娇”的表现,他不由笑出声,引来了更多恶意的眼神。他收回自己的眼神,毕竟他深谙不作不死这个道理,在韩文清不能完全保下他的情况下他可不能这么嚣张。就在这时,一个熟人吸引了他。

“哟,新杰。”他抬手招呼道。气氛一时变得十分奇怪,所有人都望向张新杰,后者的眼中满是震惊,连一直走在前方的韩文清都讶异地回过头来。

“怎么了吗?”叶修在心里嘀咕着,这个反应不科学啊。

卧槽…这不会是第四赛季之前吧…他突然醒悟过来。

“叶秋前辈好,请问我们认识吗?”张新杰微蹙着眉,礼貌地询问。

“额…”叶修抬手挠了挠头,不知该怎么解释。

“是我跟他提的。”韩文清出声打断他。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张新杰的眼中还有疑惑,却也知不适合继续这个话题。

“那么韩队,我先去训练了。”

张新杰离开后,其余队员也相继离开,只是临走前看韩文清的眼神中多了一分意味。

“你不该那样说的。”叶修在他们走后对韩文清说道。

队长泄露战队机密给敌对的事可非同小可,韩文清的做法无疑是将所有的责任一己抗下,十分不明智。而韩文清只是给了他一个“跟上”的眼神,抬腿便走。

直到到了队长房间,韩文清关上房门,眼神顿时便严肃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

叶修一愣,有些狡黠地笑了笑:

“老韩你原来相信魂穿这种事啊。”

“别跟我开玩笑,叶秋呢!”韩文清的眼神仿佛要冒火,言语间全是隐忍的怒意。

“别生气嘛”叶修也收起了不正紧的表情,认真地说道:“我就是叶…秋,只不过,是十年后的叶秋。”

他如预料般看见了韩文清露出惊讶的神色,顿了顿后接着说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回到这时候,但是凭之前的经验,我很快就会回去,所以你不用太担心。”

“我知道这种事情听起来匪夷所思,你可能一时之间不能相信,但……”

“我信。”韩文清打断了他。

这次轮到叶修愣神了,他看着韩文清像一个没事人一样走到柜子旁烧了一壶水,又将笔记本拿出来摆到台式旁,拉了张椅子到旁边后朝他看来。

“来一局?”

“我去,老韩你什么接受能力。”叶修一边说着一边走到电脑旁,如善从流从抽屉里摸出一张战法号,没有发觉韩文清异样的眼神。

他们上线后直奔竞技场,什么话都没说便开始战斗。直到战斗开始,韩文清才真正意识到十年后的叶秋是怎么样一副强大的模样。他的所有招式和意识都被看破,由于叶修的身体依然是原主的,不断拔高的手速也同样被死死压制。

这就是十年后斗神的强大,这份强大,触目惊心。

几局下来,无一不是叶修获胜,他偏头看这韩文清,那张坚毅的面孔上没有丝毫沮丧,眼神亮的发烫,这是他认识的韩文清。

勇往直前,一如既往。

“老韩,能回来见到你真好。”叶修突然说道。

韩文清敲击键盘的手顿时停了下来,他的脸上难得地闪过一丝名为害羞的情绪,让他一时间看起来有些无措。两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满身垃圾的拳法家与同样穿着破铜烂铁的战斗法师在竞技场上面面相觑。

“什么意思?”过了半晌韩文清才开口。

“这不是太久没看到这么年轻的你了吗,在我那儿咱俩可都是老的不能再老的前辈了。”叶修对韩文清如今还很青涩的反应很是有兴趣,未来的韩文清可是将他压得死死的,每天板着个脸,开玩笑都没意思。

韩文清静静地看着他,眼中不知有什么情绪在慢慢酝酿。十年后的叶秋只是寥寥几句话,却能得出太多信息。

例如张新杰未来会成为一名合格甚至优秀的职业选手。

例如荣耀和联盟都会随着时间不断发展。

例如叶秋和韩文清,直至很多年之后,也依然在打着荣耀。

他想着他们那如今看来还很漫长的未来,嘴角不禁扬起一个温柔的弧度,将叶修看得一愣。

“老韩你就该多笑笑,笑起来多好看,每天板着个脸别人会对你产生误解的。”

误解,他从不在意那些东西。

他清楚,叶修也清楚。

叶修见韩文清不理他,顿时有些不甘心了,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喜欢撩韩文清,只是他们俩相识太多太多年,即使有着宿敌之名,却有着远比宿敌要深刻的羁绊。

“老韩,你就不想知道之后的冠军都是谁的吗。”

“哼”韩文清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眼中是势在必得的决心。

“霸图会拿到冠军。”

叶修仿佛看到了那个他熟知的,未来六年中一次次受挫却又一次次与命运抗争,在残酷的荣耀征途上杀出一片血路的韩文清。

会有的,他在心里对他说,很快就会有冠军的。


叶修醒来后没多久便接到了韩文清的电话。

“你居然多了那段记忆…这也太玄幻了吧。”叶修目瞪口呆,这做个梦还带改变历史的。

“我记得当时你是因为吴雪峰退役心里难受才来旅游的。”韩文清也是一脸震惊,他原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却没想到醒来后的记忆如此真实,这才打了个电话向叶修确认。

“大概吧…”叶修将这两天的时与他简单讲述,两人都觉得有些好笑,就着这个话题聊了几句。

他们两人在外界看来势同水火,私底下却总能保持这样默契。

十年一日,初心不变。

“欸老韩”叶修笑嘻嘻地说,眼中是一片柔软。

“怎么?”

“有你在真好。”

“.….”

“老韩?”

“我一直都在。”


TBC


评论
热度 ( 48 )

© 沂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