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总受无药可救,cp洁癖病入膏肓

【黄叶】成双

❀8.10少天生贺

❀HE,我发誓


外面的狂风暴雨将黄少天从睡梦中拉扯出来,他胡乱在床头柜上摸索着手机,点开屏幕便被白晃晃的5:20亮瞎,屏幕显示的是干干净净地桌面,没有任何消息提示。

他瘪了瘪嘴角,在眼睛适应后登上QQ,大片的消息便朝他飞扑而来,大多是些熬夜到凌晨的职业选手,齐刷刷的“黄少生日快乐”,而蓝雨的队友们,则会在多上两句或调侃或煽情的祝福。

对,这个风雨交加的日子,是8月10号,立于荣耀圈顶尖的剑圣的生日。

黄少天将聊天框一个个打开,一个个回复了感谢的话语,也对一些调侃做了反击,很快便将新消息刷到了底,却仍未见到想要看见的名字。他来来回回确认了两遍,终于接受了那个嘲讽脸没有给他发来任何消息的事实。

得,睡意都被他气没了。

他愤愤地将手机摔到床上,看着手机在几十秒后自动锁定暗下屏幕,只好无奈提早开始他意义非凡的一天。

对蓝雨来说,8.10真的是一个很无奈的时间,即使他们有心想要为他们的王牌举办一个盛大的生日宴会也无力实施。荣耀联盟就像一个学校,管你明日里怎么艰苦训练,积极比赛,到了寒暑假还是得放假,既是为了让大家回去见见家人,也是不得不让选手有一些自由的时间可以度假休息、调整节奏。

黄少天洗漱好后拉开窗帘,暗叹他这是造了什么孽,一大早便是这么个鬼天气,幸好今天他没有安排什么特殊的行程,否则不是要被啪啪打脸么。他不由地又想到某个没心肝的家伙,他是不是根本不记得自己的生日,还是及时记得也懒得来一句生日快乐。

或许……他只是觉得我们关系太好所以“生日快乐”根本没必要?

不不不黄少天你怎么能为他开脱呢,你的尊严呢!!!他警告着玻璃中模糊的自己,下定决心如果叶修今天不call他就准备恩断义绝吧。

他看着慢慢亮起的天空,思索着怎样度过这一天。往日他都是回家跟爸妈一起度过,哦,还有家里的一只柯基,然而这个假期,他爸妈背着他早早订好了出国度假的机票,甚至连狗都托付给了超靠谱的亲戚照顾。所幸他爸妈总算还是记得家中小骄傲的生日,给他打了越洋电话祝福,如果不是因为搞错时差提早到9号的话他会更欣慰。所以这样不靠谱的爸妈是怎么生出这么英俊潇洒,完美无双的儿子,他不禁这么想到。

他其实不太在意什么生日不生日的,生日固然意义非凡,但人生的每一天不都是独一无二的吗,尤其是对他们这些职业选手来说,训练,比赛,登上讲台,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可能决定不一样的未来,又怎么会在意生日要怎么庆祝这种事儿。

但,人总希望得到别人的关心,总希望在这一天里,自己对某些在意的人来说能是独一无二的那个。

他甩了甩头,再次警告了玻璃中的人影,他可是活泼开朗的黄少天,蓝雨的大太阳,这种低落的情绪实在是太tm崩坏了。在自我心理建设了几分钟后,他决定要做一个敬业的职业选手,麻利地挑了一张马甲号插卡上机,几分钟后他就为这个明智的决定给自己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荣耀里景象与往日并没有任何不同,景还是一样好看,怪还是一样丑,引人注目的是左下角的世界频道,往日杂七杂八的界面如今都是用金灿灿的大字刷着“少天大大生日快乐”,还有许多狂热粉刷着“剑圣大大最强最帅”之类的,看的黄少天都不好意思了。也亏得其他家粉丝有良心,没在这种日子出来拌嘴,偶尔有两三个不解风情的也是庞大的蓝雨粉迅速镇压。不过不也得不说黄少天人缘好,关系要好的大神的粉丝是绝对愿意在这个日子献上祝福,世仇的微草粉偏偏继承了王杰希的高冷沉稳范,对这种嘴上干架不屑一顾。

废话,说垃圾话谁说的过黄少天的粉丝,他们翻着白眼腹诽。

看着粉丝不间断的刷屏,黄少天心里感动坏了,又不自觉地想到了那个早该来祝福的人。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在他在荣耀里傻愣着感慨的时候,也到了大众起床的时候,依然在床上的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他愣了几秒,飞一般朝卧室扑去,脸上欣喜的笑容还没挂上两秒就蔫了下来。

“喂,队长……”

这种失落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儿……喻文州露出了一个“善意”的微笑。

发现手机那头没了声音,黄少天才发现自己刚刚的语气太不妥当,连忙补充道。

“啊不是,队长你别误会啊,我不是那个意思。”

所以你是那个意思?喻文州有些无奈。

“怎么了,过生日心情不好?”

“还不是老叶,他到现在都没有给我打电话,连消息都没有一条。”蓝雨正副队的关系用叶修的话说就是“铁到没朋友”,黄少天自然是很信任喻文州的,他对叶修的想法自从被喻文州发现后也从未隐瞒。

“叶修前辈的话…”喻文州停顿了几秒,把黄少天的心都吊了起来才接下去说道“的确是有这个可能呢。”

“是吧是吧,他怎么能这么没良心,全荣耀都知道我跟他关系最好了,这要传出去我堂堂剑圣的脸往哪儿搁!!”黄少天见喻文州也没什么其他的看法,有些哀怨地说。

那倒不一定,至少苏沐橙跟他的关系就比你近多了。喻文州在心里不仗义地想,当然这种话无论是作为队长还是好友他都不会说出口的。

“哦对了,队长你找我什么事儿啊。”数落了叶修半响,他终于想起了正事儿。

“是这样的,我问了一圈,大家大部分都在市内,也没什么事儿,正好有人提议一起出来吃个饭,就当给你庆生,就来问问你有没有空。”

“但看你现在这样,大概也是闲的发慌吧。”黄少天家里那不靠谱的情况已经被他在蓝雨群里吐槽了好几遍,队内的人都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

“哈哈”黄少天无奈地干笑两声,随即便也答应了中午的聚餐,并且表示一定要自己请客。

挂了电话,黄少天突然感觉充实了许多,有行程安排就是不一样。

果然,还是自家队友靠谱。


中午的时候天气稍稍好了些,至少没了吹得人东倒西歪的狂风。黄少天到的时候已经来了大半的人,大家平日里都是同吃同住,早就熟透了,此刻更不会拘谨,人一齐就闹开了,仿若此时身处的不是高档餐厅的包厢,而是巷子里的某家大排档。然而毕竟是职业选手,大家的职业素质都不是一般的强,喝的都是汽水果汁,不会去碰含酒精的东西。

黄少天吃得开心,闹得也很是愉快,猛然觉得兜中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连忙钻到角落的沙发去,打开没多久就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靠”。

发来消息的是他家那靠谱的亲戚,除了一条“小天生日快乐”外还附带了一个小视频,视频里是他如花似玉霸气侧漏的的表姐,还有趴在表姐大腿上的柯基,她让柯基对着屏幕叫唤两声,随即便笑得“花枝乱颤”:

“小天啊,你家柯基是不是成精了啊,我今天早上跟我妈说你今天生日,你家柯基就一直围着我叫,我想了半天才发现它大概想你了。”

小视频的时间短,表姐的话显然没有说完,于是又来了一条7s的语音和一条60s的语音。

“好啦,我已经带它祝贺过你了,你就放心让它在我这儿享福吧。”

“哦对了,表姐我很欣慰我家只会打游戏和讲废话的弟弟这么有宠物缘,新赛季要加油啊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黑着脸中断了最后一条语音,他发誓剩下的50s一定全是他表姐魔性的笑声。

“哎哟黄少,怎么就坐这儿了,不太像你的风格啊。”郑轩一屁股坐到他的旁边,意外地问。他自己是天生懒,才闹了一下就全身而退了,但黄少天可一直是这种场合的中心,他不闹得天下大乱就不错了,怎么会在角落里散发着孤单寂寞冷的情绪。

“你说”黄少天突然转过脸对着他,脸上无处不透着严肃的氛围。

“狗和人,哪个更有人情味儿?”

郑轩一脸懵逼。

狗和人?

人情味?

狗难道不是狗情味吗?

不对…黄少是被人虐了,还是被狗虐了?

难道是被虐狗了?

虐狗该是昨天啊,今天虐毛啊?

靠我都在想什么啊…

郑轩甩了甩脑袋,终于将自己脑回路调了回来,纠结地问:

“黄少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啊?”

“果然是狗对吧”黄少天却压根儿没在意他的话,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复杂“狗都知道给我来个视频,叶修那家伙却什么表示都没有,我不要等他到晚上了。”

说完他就像下定了什么决心,朝人堆里钻去,几秒后,郑轩便听到他的声音。

“下午不管去哪玩,都我包了!”

“耶!黄少威武!!”众人齐齐欢呼。

Excuse me?郑轩呆呆地张着嘴,总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儿。

压力山大啊。


一行人在绵绵阴雨中全副武装,看上去就像是什么邪教,一下午又是K歌又是桌游,把前台的工作人员吓得一愣一愣的,要不是喻文州阻止,大概会再找一个高档网吧通宵之类的。

“行了,今天就到这儿吧,马上就要开始新赛季了,不要玩的太疯,好好调整作息。”

“队长别扫兴嘛,大家难得一起无压力地聚一次,而且都是黄少付钱诶!”卢瀚文强调了最后半句话。

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他倒不是不想让大家玩下去,只是今天黄少天异常活跃,大家都有些疯到失去理智。这也可以看出职业选手到底是一个多么压抑禁欲的职业,一旦有一个宣泄口,所有人都放纵了起来。此外,他也是知道黄少天并没有外表看起来这么开心,其实心中不知道多郁闷,没看到在KTV里自顾自灌了两瓶啤酒,还不让别人和他一起吗。

“行了,这个赛季拿到冠军,不管去哪儿都有俱乐部出钱,那个时候再好好玩吧。”

众人也都明白赛前调整状况的重要性,没有人再出声附和要去哪儿玩。阴沉的天气也难得他们还玩的起来,此时已经过了晚高峰,路上的车也少了许多,所幸大部分人都是自己开车来的,此时走的也不含糊,三三两两散去后便只剩下喻文州和黄少天。

“走吧,你喝了酒也不能开车,我送你到门口。”喻文州看向沉默了许久的黄少天。

黄少天点点头,跟着喻文州坐上了副驾驶后便撑着头看着窗外发呆。喻文州见他魂不守舍的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毕竟这些都是黄少天的私事。

“队长,真的到晚上了啊。”

喻文州愣了几秒,立刻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无奈地说:“前辈大概是有什么事吧,要不你打个电话给他。”

“我才不要”黄少天恨恨地说“我再也不要跟他说话了,队长你监督我啊,就算下次比赛他来我们队套近乎我也不要和他说话了。”

喻文州轻笑了一下,揶揄道:“就算他跟你告白也不跟他说话吗?”

“.…..”黄少天纠结了许久,啧了一声“除非他告白我才跟他说话。”


十几分钟后,黄少天已经站在自家小区门口跟喻文州道别,在喻文州发誓不会去提示叶修后才将人放走。他收起伞晃晃悠悠地上了电梯,心里有些失落又怀着些许期待,或许叶修会在最后良心发现,痛改前非呢?

然而,在他迈出电梯转过墙角的一瞬间,他便被那个靠在他家门边的身影深深震惊了。

他呆呆地立在原地,不敢再超前走出一步,但电梯的声音显然已经惊动了来人,他扭过头,便看到傻在原地的黄少天。

“怎么,太久没见不认得我了?”那人轻笑着说。

黄少天小心翼翼地靠近两步,这才看清楚眼前人的模样,瞬间便红了眼。他像是淋了雨,身上还带着水的痕迹,单薄的衣服却因为时间而蒸发干了,只剩下湿润的发梢证明这个人是怎样冒着雨潇洒地离开机场,随手招了一辆车便急匆匆赶到了这里。

这个白痴,都不知道带把伞。

叶修见黄少天直直地盯着自己,不自在地移开视线,抬手理了理微湿的头发,心中埋怨G市的温度太不靠谱,这水怎么还没干。谁想,当他再一次移回视线时,就看到泪水从黄少天的眼角落了下来。下一秒,他已经被黄少天一把搂在怀里。

“叶修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也许是因为耳边的声音和身处的怀抱都太过于温暖,叶修不禁露出了一个柔软的笑容,勉强伸手将紧靠在自己耳旁的脑袋揉乱。

“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啊白痴,是我自己没告诉你要来的。”

“我以为你今天不记得了,更没有想过你会来找我,如果我待在家里哪也不去的话你就不用在门口等那么久了,如果我能猜到你要来的话我就会去接你,你也不用淋雨了,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黄少天的声音带上一丝哭腔,他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觉得是自己让眼前这个人受那么多苦,满满都是愧疚和心疼。

“说你傻你还真傻啊,我都说了是我自己故意不告诉你的,你是哪方神兽啊还会算呢”叶修听他在耳边念叨着,忍不住回了一句,心却像要化了一般热乎,仿佛下一秒就会有热气从哪儿冲出来。

 “我不管,我就要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从一大早就等你给我发消息,一直等到晚上都没看到,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黄少天越说越委屈,他觉得自己发誓不理叶修这种没良心的事归根到底都是叶修的错,谁叫他这么晚才来,要来也不跟他说,就让他傻傻盼着。

“飞机晚点没办法啊,都说你们G市阳光明媚,现在看来都是骗人的”叶修轻轻拍了拍他的背脱离了怀抱,朝放在门边的一个袋子抬了抬下巴“喏,这不是带着东西来赔礼道歉吗。”

黄少天一眼便认出来那是个蛋糕的包装袋,还是这几个月一家特别火的甜品店的蛋糕,听说每天都有限量,卖完就没了,预定的名额更是少,要订到不仅得提前一个月,还得看运气。看到这个蛋糕,黄少天那又心疼又气愤的心情瞬间只剩了心疼,他急忙打开门,提起东西将人迎了进去。

“老叶你冷不冷啊,你等下我给你烧热水,要不我先打个暖气?”

“剑圣大大啊,就算雨下得再大也是大夏天好吗,好歹也生日,智商得跟上年龄啊。”叶修看着黄少天忙手忙脚,憋不住嘲讽道。

所幸现在的黄少天压根儿不在意他的垃圾话,在他看来,叶修只要愿意跟他讲话怎么样都好,当然叶修的意见也无法左右他的行为,他去卧室扯了一条毯子将人牢牢裹上,再端了杯热水让他捂着,还把家里的通风口都关到仅仅只有一丝气流进出的地步,以至于到最后两人都是满头大汗。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叶修便见到黄少天满心欢喜地在拆蛋糕了。

“大晚上的你就别吃了,小心肚子痛,放冰箱吧。”

“不要,你送的生日礼物当然要在生日吃掉。”黄少天朝他笑了笑,手下更加卖力地拆着包装精致的蛋糕盒,他虽心急,却也不想将包装弄破一丝一毫。

叶修看着他急切又谨慎的模样,不禁弯起眉眼,他站起身,将身边的一个小袋子提到黄少天的身边。

“那个不是生日礼物,这个才是。”

黄少天停下手结果袋子,打开里面的小盒子,看见一个熟悉的粘土人偶。那时他的模样,不同于联盟制作的夜雨声烦,这个黏土是真真正正他黄少天的模样,衣服更是他衣柜里最喜欢的那套,款式细节分毫不差。

完了,他又想哭了,多没面子啊。

他眨巴两下眼,转头看向叶修。

“这你做的?”满脸的不相信。

叶修挑挑眉,对于他的怀疑不屑一顾:“那必须的,哥是谁啊。”

“你居然还有这个技能,我还以为你个死宅只会打荣耀呢。”他嘴上这么说着,手上却是在意得紧,片刻都舍不得放下来。片刻后又说到:

“老叶,你再给我做一个你的呗。”

“走远,你知道为了做这个兴欣暑期丢了多少boss吗,知足吧你。”

“我不管,今天我生日你什么都得听我的,要不然你教我怎么做也行。”

叶修有些惊讶,他不太清楚黄少天的这股执念出自何处。

“有一个就足够体现你的帅气了大大,何况你哪有闲工夫学这个啊。”

黄少天将人偶放在回盒子中,静静凝视了几秒,仿佛在憧憬着什么,片刻后,他勾起一个温柔的笑容:

“我只是想做一个你,那样放在一起多好啊。”


评论 ( 3 )
热度 ( 47 )

© 沂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