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总受无药可救,cp洁癖病入膏肓

【一叶叶】The End

❀可接句点,有私设沿用


1.

陈果和叶修在俱乐部门口捡回了一个孩子,昏过去的那种。

2.

望着满屋子人差异怀疑的目光,陈果清了清嗓子解释道,她接到保安的电话说有个男孩从中午开始就一直站在俱乐部的大门口,直到下午接近饭点也没有离开。她实在是有些担心,便拉着如今在兴欣当指导的叶修一同下去看看。

H市的夏季如同一个锅炉,即使如今已经是八月下旬,不减的高温依旧折磨着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

他们到达门口的时候,男孩的衣服浑然已是湿透了,单薄矮小的身体止不住地摇晃,唯独眼神异常坚定倔强。陈果一看这场面,也不管这个男孩是什么身份,站在这里有什么目的,只顾着一味的心疼。她快走两步想要扶住他的手臂,却被生生躲开。男孩的视线并不在她,而是落在慢她几步的叶修身上。陈果微微抬起眼,只是瞬间,便被他眼神中的巨大悲伤所触动。

少年迈开早已颤抖的双腿,跌跌撞撞地朝叶修走去,最终却稳稳地停在了他的面前,正正好的一步距离,不多也不少。他紧紧地盯着叶修,似是怨恨,又似眷恋。

“找到你了,叶修……”

说完,他便直直地倒了下去。


“……”

屋子里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竟没有人说话。

“这都什么鬼?”方锐深思熟虑后开口,得到了众人的一致同意。

“他是来找老大报仇的?“包子摸着下巴一脸戒备地往楼上看了看,似乎下一秒就会冲上去把人做掉。

“这简直就是苦情肥皂剧的展开……”唐柔最近跟着联盟女神看了不少言情剧,说到这下意识瞧了一眼苏沐橙,却发现对方似乎并没有在参与他们的话题,只是对着茶几静静地发呆。

“沐沐?”她稍稍提高音量唤道。

“嗯?!”苏沐橙被惊醒,发现众人都在疑惑地瞧着自己。

“怎么了,人不舒服吗?”陈果一脸担忧地问。

“没事”苏沐橙笑着摇了摇头,笑容中泛着微微的苦涩,她将视线转向楼上紧闭的房间,眼中流露着柔和的暖意。

“只是突然,感觉有些熟悉罢了。”

3.

少年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眼前是暗白的天花板,他依稀记得自己在见到叶修后便脱力昏了过去……

叶修!

他挣扎着坐起身,急忙朝四周看去。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摆着几件常用的家具,屋子里没有点灯,只能通过窗外透入的光亮隐约看个大概,然而,屋子里除他外空无一人。

他一把掀开被子跳下床,不顾脚下一个踉跄便向外冲去。

【我明明见到他了,不可能有错的!】

他在心中叫着,牙齿紧紧地咬住下唇,还未恢复的身体让他在瞬间便感到了不适,不仅眼前一片模糊,胸口也是一阵翻江倒海,然而想见那人的冲动比一切都要重要,他在一遍遍内心的诉求中超前奔去。

“唔”就在他即将来到门旁时,叶修推开门走了进来,而他便一下冲进了他的怀中,强大的冲击力让叶修闷哼一声,后退两步才站稳了脚。

“刚起来就这么有活力,看来没多大事儿嘛。”叶修看着愣在原地的少年,揉着肚子笑道。

少年直勾勾地看了他许久,忽然跌坐在地上。他低下头,不让叶修看见他的表情,然而隐隐颤抖着身体还是出卖了他。

叶修向前几步关上房门,蹲下身胡乱揉了揉少年的头。

“被撞的是我,你怎么还哭起来了。”

“我才没有哭……”少年强稳住声音反驳。

“好好你没哭。”叶修无声地笑了笑,似是对这种哄小孩的场景有些无奈。

等少年平复心情已经是一根烟后的事了,叶修打开房间的灯,看着少年红着眼睛坐在床沿。

“饿不饿?”叶修问。

少年摇了摇头。

“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顿了顿,片刻后再次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不想说还是不知道。

“……你家在哪里。”

少年抬头看了他一眼,轻轻开口。

“我不知道。”

“…好吧”叶修换了一个姿势说道:“那你知道什么?”

“找你。”少年这次回答得很是迅速。

“找我干什么?”

少年又一次沉默了。

叶修观察着他的神色,十几年的社会经历让他很容易地看出少年在隐瞒些什么,然而那种隐瞒并非居心叵测,更像是一种担忧与恐惧。

叶修叹了口气,走到电脑旁按下开机键,随即便来铺床示意他躺下。

“今天已经很晚了,你就先住在这里,明天再去帮你找家人。”

“别的房间还没理出来,今天先住我这儿不介意吧?”

少年摇摇头,听话地躺下,翻了个身后安静地看着叶修关灯后在电脑桌前坐下,随手从卡盒中抽出一张卡登入,没过多久便有刻意压低的键盘声传来。

叶修玩荣耀的模样有股致命的吸引力,屏幕微弱的光芒映出他的面孔,专注的眼神,微勾的唇角,随意而慵懒的坐姿,无时无刻都流露着强大而内敛的自信。

那是他无比熟悉的样子。

“吵到你了?”叶修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目光不移地问。

“是战斗法师吧。”少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了一句看似莫名其妙的话。

叶修挑了挑眉,终于从屏幕上移开视线,他深知床头的角度是无法看到屏幕上的内容,这才惊讶于少年的判断力。

“怎么,会荣耀?”

“大概比下面的人都会一点。”少年垂了垂眼眸,平淡却自信地说。

“哎哟口气很大嘛,你也太小看职业选手了吧。”叶修看着他平静地模样,不由笑出了声。

“来试试?”他问。

少年点了点头,下床走到叶修让给他的位子上,也不打开角色面板,便操纵着往竞技场跑。

荣耀联盟的高手越来越多,但网游中的菜鸟还是十年如一日的菜。在他连续十次在四十秒内完胜对手后,他如是想着。

没有再点入下一个房间,他回头想要看看身后人的表情。叶修不知何时敛去了脸上的笑容,只是静静地看着屏幕中战斗法师的身影,久久没有说话。

“叶修?”少年晃了晃他的手臂。

叶修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角色已经脱离战斗许久,他看了少年良久,眼中似是多了许多复杂地情绪,让少年下意识地屏住呼吸,他突然开口了,一本正经地问道:

“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兴欣?”

“……没有。”少年不自知地松了一口气,却又像是在为什么而失望。

“兴欣多好啊,冠军之队,王者之师,队员年轻漂亮帅气,猥琐流数据流豪放派啥风格都有,队员相亲相爱,团队氛围一流,分分钟秒杀各大战队,要不要考虑一下?”叶修已然开启了安利模式,蹲在少年旁边兴致勃勃地说着。

“不考虑。”少年显然没有一点动心,自顾自地操作着角色开始下一盘对决。

“玩荣耀的怎么会不想进战队,你是不是有喜欢的战队?”叶修思索了片刻问。

少年迟疑了一下,稍稍点了点头。

“难怪…”叶修了然,接着说道:“哪支战队,说出来让哥给你说说他们的缺点。”

“没缺点。”少年反驳。

“哪有战队没缺点的,我们先说风头最盛的轮回……还真没什么太大的缺点,但是也不太需要你对吧,毕竟已经有了一个孙翔。”

“再看蓝雨啊,一个手残一个话唠,比起技巧你更需要强大的精神力,呆在那里多遭罪啊,”

“还有霸图,老龄化太严重,老家伙们退役后霸图可有一段苦日子要挨。”

“然后是微草,他们是可以有一个更好的战法,但是王杰希那人大小眼多可怕啊,训你一顿你一个月不敢睡觉。”

“还有雷霆啊…”

少年听着叶修半真半假的话,微微扬起了嘴角,他停下手中的动作扭头看着叶修的侧脸,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那一个个普通的日夜。

“差不多就是这几个战队了,其他的你大概也看不上……”

“嘉世。”少年突然开口了,叶修的声音戛然而止。

“真是的…前面都白讲了”叶修无奈地说:“嘉世不是最明显的吗,都有小邱了,他可不会输给你。”

少年摇了摇头,也不知是在否定什么。

他想跟叶修说,他喜欢的不是现在的嘉世,而是那个记忆深处最初的嘉世。


有你的,最好的嘉世。

4.

第二天早上,当众人看着已然在餐厅吃早饭的男孩和叶修时,一个个仿佛被雷劈了般愣在原地。

“我去”方锐首先反应过来,瞪着双眼挤到叶修身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才开口道:

“今天是什么风把我们伟大的前队长给吹起来了?“

“走开走开。“叶修耷拉着脑袋嫌弃地挥开他,然后转眼便对上了苏沐橙笑眯眯的双眼。

“起床困难户今天怎么没再多睡一会儿?”

叶修叹了口气,幽怨地瞥了一眼不远处淡定吃饭的男孩,一脸累感不爱的模样。

众人一看也就反应过来了,顿时对这位来历不明的英雄好汉充满了敬佩之情。细嚼着早餐的少年猛地感受到一片灼热的目光,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

而到训练时间后,众人才发现他们太甜了,这个孩子真正该敬佩的绝不是能让退役后的叶修早起这种难度超高的小事,而是那完全不输于联盟顶尖大神的荣耀实力。

“我怎么觉得有点毛骨悚然…..”方锐对一旁来凑热闹的魏琛咬耳朵。

魏琛则是一脸沧桑地摇着头,嘴里絮絮叨叨地说着他曾也是这样一个意气飞扬,手速无敌的少年,随即在方锐一个极度鄙夷地眼神中破了功。

陈果愣愣地看着男孩一脸游刃有余地虐掉一片小年轻,僵硬地扯了扯叶修的袖子,示意他靠近后轻声问道:

“他战斗法师的水平跟你比怎么样?”

她本以为会得到“跟哥比还是差远了”这般的答案,却没想到叶修只是微微弯起眉眼略带骄傲地回答:

“大概差不多吧。”

5.

好不容易应付完队员们对少年身份杂七杂八的询问,叶修倒在房间的沙发上揉着太阳穴,带着点抱怨意味调笑道:

“你还真是给我惹了一个大麻烦。”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能听见秒针微弱的声响。意料中的回复声没有响起,叶修疑惑地看向另一个身躯所在的地方。

男孩静静地站在书柜前,目不转睛地看着什么。所谓书柜与其说是书柜,不如说是一个装饰架,上面摆着一些精致的小摆件,大多是苏沐橙和陈果的挑选的,与这个房间的风格稍有不合,但叶修一向是不在意这些的,看两人高兴也就随她们去了。在他的印象中,这个架子上并没有什么能吸引人到如此地步的玩意儿。

他又叫了男孩几声,仍是没有得到任何反应。他起身走到他的身边,沿着他的视线在架子上扫过,并没发现什么特殊的东西。

“怎么了?”他摸了摸他的头。

男孩似乎是轻颤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叶修已经叫了他好几声。

“没什么”他回以一个敷衍的笑容,再度将目光移向置放于架子上的某样物体,眼神微微柔和,却莫名凄凉。

“只是觉得很帅气啊……君莫笑。”

叶修挑挑眉,看向架子第二层正中间放着的纪念版君莫笑手办。这是兴欣夺冠后联盟出的第一批兴欣所有角色的样品,陈果拿到后便按每个人的角色摆在了各个房间,也算是大家共同的一个纪念。拿了冠军后的待遇自然是不同的,君莫笑那一身在网游中显得花花绿绿的装扮经过对颜色深浅的细微调整后总算显得正常了许多,也生出一股威风凛凛的感觉。

然而叶修看着他脸上的表情,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个眼神并非仅仅是看着君莫笑,更像是在透过君莫笑看着另一些东西。

 “真好……”微不可闻地声音响起,巨大的悲伤如波浪般向四周荡开,碰撞到雪白的墙面后无声地聚回。窗外阳光正好,室内却有种空荡的冷意。

叶修蓦地有些心痛。

6.

周末,陈果看着一大早带着男孩出门的叶修扬长而去后,满脸复杂地回到餐桌。

“沐沐,你不觉得叶修最近有点奇怪吗?”陈果用筷子戳着碗里的小笼包,纠结地问。

“嗯?”苏沐橙看了她一眼,笑道:“大概是因为身边多了个孩子吧。”

“大概吧”陈果抿了抿唇接着说道:“可是你知道吗,前天我问他要不要去警察局问问有没有哪家走丢孩子,他居然说不用,还让我不用管这件事情了,说那个孩子什么时候愿意回去就会回去的,可是那个孩子明明连自己叫什么住哪里都不知道。”

陈果越说越激动:“更加反常的是,这个小孩荣耀玩的这么好,我问他有没有打算拉到我们训练营来,他居然让我放弃这件事情!”

苏沐橙被她忽然抬高的声音吓得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笑出了声。

“哈哈,果果你就别在意了,既然叶修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有他的理由,而且柔柔现在也还不需要找接班人,难不成果果你觉得柔柔会比他差?”

“怎么可能!小唐就算现在还打不过他,以后肯定分分钟秒他!!”陈果立马被转移了注意力,那次对战后唐柔虽没有产生什么负面情绪,但显然还是受到了一点打击,比平日更加努力地投入训练。

苏沐橙看着陈果飞快地吃完早餐后精神满满地走向训练室,似乎是想给予受挫的队员们一些鼓励。她扬起一个淡淡的微笑,放松地靠在椅背上,心里想着不久前离开的两人,合上了略带酸涩的双眼。


难得凉爽的天气让街道上的人们自在了许多,沿街排列的大树更是引得许多老人在树荫下乘凉。叶修看着身旁表情淡漠的少年问道:

“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少年沉默片刻,又抬头看了他许久,摇了摇头。

“你就不能有点小孩子的样子吗?”叶修失笑。

“我不是小孩子。”少年硬邦邦地说,配上这幅身形总有些强辩的意味。

“对对对你不是,那你就陪我随便看看行吧。”叶修全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专心地用手机查着线路。他在h市这么多年,却也没有多少时间去看那些著名的景点,偶尔几次也都是陪苏沐橙罢了,以至于到现在,他都不太清楚去景区的路,直到昨晚才向苏沐橙借了手机了解一些大致的状况。

他们兜兜转转了许多地方,也时常有迷路的时候,然而男孩正如他所说那般完全不像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不调皮也不吵闹,甚至连丝毫的不耐烦都未曾出现,他只是牵着叶修的手,安静地跟在叶修身后,偶尔看看周边的风景,偶尔看看身旁牵着他的人。

H市不愧是旅游大市,只要是稍有名的景点必定人山人海,叶修紧紧牵着男孩的手,稍前半步穿梭在往来不息的人群之中。

“如果不小心分开了就在原地等我,不要走太远知道吗!”叶修一边开路一边偏过头对他嘱咐道,周边的声音太过嘈杂,他只能抬高音量。

这句话不知是触碰到了身后之人的哪根神经,少年猛地摇了摇头,紧紧回握住叶修的手大声喊道:

“如果分开了,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叶修似乎怔了怔,随后扬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他拉得更近了。

隐约间,他仿若听到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你是笨蛋吗……”


然而根据“墨菲定理”“天有不测风云”“乐极生悲”等一系列命中注定的坑爹规律,万分小心的两人还是被突如其来的汹涌人流给冲开了。

少年矮小的个头在快速移动人群中毫无反抗之力,他不受控制地向后退去,眼睁睁看着满脸紧张的叶修逐渐消失在视线中。

他的脸上终于浮现了符合这个年龄的孩子的表情,他睁大的双眸中满是慌乱,他大声叫喊着叶修的名字,希望能得到零星的回应,不弱的声音淹没在更加强大的喧闹声中,最终也没有到达那个人的身旁,于心底上涌的恐惧只在片刻便将他淹没,他仿佛回到了几年前的那个夜晚,那个人也是这样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开,无论他怎样呼喊都没有丝毫停留。


【不要丢下我】


当他开始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时,人群已经平静下来了,稍稍松散地分散在四面八方。他飞快地朝四周看去,凭着记忆摸索着来时的方向,随即迈开腿向前跑去。他不记得一路上撞到了多少人,也不记得自己遭受了多少谩骂,他只是毫不停留地向前奔跑,在人潮中寻找着那个身影。 

他依然清晰地记得那无数个痛苦万分的夜晚,每每他闭上双眼,汹涌而冰冷的潮水便朝他扑来,液体毫不留情地从他的五官灌入,那种将死未死的窒息感与坠落感让他在黑夜中抽搐着身体瑟瑟发抖,他拼命挣扎着试图浮上水面,却怎么也无法向上半分。

他本不应该感到疼痛的,更不该有任何恐惧。

然而那个人的离开带给了他这一切,从那天起他便被心结所筑的牢笼囚困至今。

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被丢下。


【如果分开了,我会去找你的】

无论如何。


“找到你了。”

他不知跑了多久,突然被一双手从后方拉住,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愣愣地回过头,进入视线的是喘着粗气的叶修,他的额上细密分布的汗珠将碎发浸湿,他不知奔跑了多久,眼中尽显疲倦却满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叶修看着面前的孩子呆呆地看着他,嘴唇微微颤抖着,那是一副立刻就要哭出来的神情。他扬起一个异常温柔的笑容,伸手贴住他的后脑勺,将他的脸轻按在肩上。

“对不起,弄丢你了。”

少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放声大哭起来。


【原来你还是在意我的,原来你是真的会来找我的】


7.

苏沐橙端着一小盘水果坐到他的身边,跟他一起看着不远处被陈果狠批的叶修。

“今天玩得开心吗?”她轻笑着问。

少年将视线转到她的身上,与记忆中稍有不同却愈发自信美丽的面孔让他不禁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他点点头回应:

“嗯。”

“那就好。”苏沐橙戳起一块苹果喂入他的嘴中,继续幸灾乐祸地欣赏起那方的情景。

少年同她一起又瞧了一会儿,起身独自一人走到阳台。

一扇玻璃门隔出了两个世界,他将手搭在栏杆上,丝丝凉意透过皮肤渗了进来,阳台离客厅稍有些距离,已经听不见室内的声音了。盛夏即使是夜晚的风也显得燥热,但他却仿若没有丝毫的不适。他看着这一片他熟悉的土地,突然意识到即使再是熟悉,不同的角度也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好好的空调房不呆怎么呆这里?”玻璃门被推开,叶修叼着一支烟走来出来。

“你被训完了?”少年偏过头调侃道。

“……”叶修顿时想起从傍晚回来便一直在耳边炸裂的怒吼,不过是丢了手机和钱包又迷路了而已,至于这样吗……他无辜地想。

“叶修…”少年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腹诽。

“怎么?”

“今晚我能跟你一起睡吗?”少年微垂下头,语气全然不似孩子的撒娇,碎发隐隐遮盖住他的双眼,嘴角却不自知地抿紧了。

叶修的眼神黯了黯,似是有什么情绪在脸上一闪而过。夏日的蝉声连绵不绝,掩盖了微风穿过树叶所产生的细碎声响。

他像往常那般揉了揉少年的头,带着些许笑意说道:

“好。”


8.

他从睡梦中醒来,鼻腔里满是让人安心与迷恋的味道,他轻轻从身旁人的怀中钻了出来,小心翼翼不敢惊扰分毫。

睡梦中的叶修褪去了名为淡然与无谓的盔甲,毫不伪装地沉睡着。他用目光细细描摹着这张早已刻在他灵魂深处的面孔,对比着这些年的变化。他见证了他一路走来的艰难与荣耀,见证了他从年少张狂成为如今成熟内敛的模样。

【只是抱歉,没有办法再陪你一直走下去了。】

他闭上眼,缓缓俯下身,嘴唇轻轻擦过叶修的额头。似是留恋,似是祝福。

做完这一切,他毫不犹豫地转身,如同猫科动物般,迅速而安静地融入黑夜,悄然离开。


他站在嘉世曾经的俱乐部大楼前,抬头仰望着这座庞大的建筑,只可惜,大门外再也没有那耀眼无比的队徽在阳光下熠熠发光了。

他回想着这些年一路走来的时光,回想着这些天陪伴在叶修身边的日子。

他的嘴角缓缓绽开一个极淡却极为幸福的笑容,眼中却无法抑制的湿润了。

【如果不小心分开了就在原地等我,不要走太远知道吗!】

他果然…还是想再见见他,想再跟他说几句话。


“大半夜怎么自己偷偷跑出来了,不知道小孩子不能熬夜吗。”

上天似乎听到了他的乞求,叶修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他怔在原地没有回头,他不知该以怎样的表情面对这个人。

“你怎么来了?”他干涩着声音问道。

叶修似是轻笑了一声,开口道:

“我突然想跟你说一个故事,醒来发现你不在就出来了。”

“现在,愿意听听这个故事吗?”

他停顿片刻,不再等少年开口便自顾自地开始述说。

“我很早就入了荣耀这个游戏,君莫笑不是我的第一张账号卡。我的第一张账号卡是一个跟君莫笑一样帅气的战斗法师,他陪了我很久。”

似是回忆起什么开心的事,叶修的声音比往常柔软了许多。

“从荣耀开始运营的第一天起,他就是最强的,没有他刷不出的记录,没有他打不过的对手,那个时候的荣耀,就是他的天下,是他让我感受到了玩荣耀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啪嗒。

“后来开始有了联赛,开始有了很多厉害的对手,但他依然战无不胜,因为他,我获得了三个冠军,创造了一个名为嘉世的王朝。”

“第四赛季嘉世输了,但那不是他的错,他只是缺少曾经那样默契的队友,毕竟荣耀从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啪嗒啪嗒。

“后来…我再也没能跟他一起走上最高的舞台,曾经的王朝也日渐衰落。”

“封神的账号越来越多,联盟也不再是一家独大。”

“但在我的心里,他一直是最好、最强的那个。”

“这么多年,我一直很想谢谢他,谢谢他帮助我成就那些荣耀,谢谢他这么多年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不离不弃。”

叶修的声音已然不复最初的轻松,渐渐染上了沉重的鼻音。

“可是啊……我还是得先道歉呢……”

“对不起,我弄丢你了。”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然后笑着对他说”


“我最骄傲的事,就是曾和你一起玩了这么多年的荣耀。”


他不敢回头了,他不能回头了,他不想让叶修看见自己这副模样,他不想让叶修难过。

他想对他说,他最骄傲的事就是遇见他。

他想对他说,他一生最幸福的每个时刻都有他的陪伴。

他想对他说,他从来没有怪过他,他只是痛恨那样无能为力的自己。

他还有好多话要对他说,还有很多事想要与他一起做。


只可惜…..

时间到了呢。


他的身上开始浮现出点点荧光,将周遭的黑夜照的透亮,他感觉到体内的力量正在逐渐消失。

满腔的话语涌到嘴边,却被他悉数忍下,他转过身,面对着不知何时也满面泪水的叶修。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叶修哭,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希望一辈子都不要看见他做这个表情。

这一点都不像你啊,那个从容的,淡然的,最好的你。

所以……

不要哭。


他温柔地看着叶修,缓缓扬起嘴角,他不记得自己上一次这样由衷地笑是什么时候了,只记得十几年前他出生时,面前这个人便是这样对他笑的,那个笑容穿透屏幕,给予了他此生的力量。


“再见了,叶修。”


叶修看着少年的身形随荧光渐渐散去,那比任何事物都要耀眼灼热的笑容却深深烙在了他的心上。他仿佛回到了许多年前那个拥挤的小网吧,年少的他弯着眉眼朝屏幕中身着新手装的战斗法师笑道:

“你好啊,一叶之秋。”


他忍下喉间不断上涌的酸涩,擦干眼泪看着他最初的账号卡,终是如曾经那般笑着与他告别:

“再见了,一叶。”

9.

神之领域某个与世隔绝的小岛上,名为秋木苏的石碑旁白光闪动,一块新的石碑悄然而生。微风拂过这片宁静的土地,使得碑前的花草微微错开身子,露出石碑上印刻着的灰色文字:


斗神 一叶之秋


END




评论 ( 20 )
热度 ( 355 )

© 沂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