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总受无药可救,cp洁癖病入膏肓

【一叶叶】句点

1.




一叶之秋被转交时,他是沉睡着的。




仿佛是有什么力量强制他入眠,当那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贯穿他时,他拼命挣扎也无法睁开双眼。




2.




他再次醒来,是在熟悉的歌声中。他抬起手挡了挡黄昏的阳光,看清了身旁的人影。那是沐雨橙风,她背对着他坐着,直面夕阳,嘴里哼唱着不知名的小调,那是他们都熟悉的旋律。




他活动了一下四肢,想要坐起来,却猛然感到一阵不适。




“你醒了?”曲调骤然停止,少女回过头微笑道。




“嗯…”他缓了一缓,发觉刚刚那一阵不适转瞬即逝,似乎与平常没什么不同。




他坐起来,这才发现两人处在一个山顶,面前便是万丈悬崖,对着正在缓缓下降的夕阳。沐雨橙风坐在悬崖边,轻晃着双脚,暖橙色的光映照在她的脸上,显得美丽无比。




“怎么到这儿来了?”一叶之秋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随口问道。




沐雨橙风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逐渐消失在地平线的太阳,眼中有着他说不出的悲凉。




一叶之秋皱起眉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他顺着沐雨橙风的视线看向那正吞噬太阳的地平线,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渐渐浮上心头,仿佛心也被那平坦而遥远的线条所吞没。




“一叶哥”她突然开口了,往日温柔的声音此刻却显得有些冰凉。




“原来再耀眼的太阳,也是会落下的。”




一叶之秋忽略心头的一点颤动,不解地看着她,心口似乎有什么要一跃而出。




“但是,它会升起的,一定。”少女握紧了搭在悬崖边缘的手,仿佛是为了说服自己,她重复道。




“一定……”




最后一丝光芒消失在地平线。




那一瞬间,一叶之秋如坠冰窟,连血都凉了。








3.




他被唤醒了。




他睁开眼,发觉是在熟悉的备战区,这才想起要参加联赛的擂台赛。




他揉了揉双眼,看着斜上方倒计时的荧幕,他思索着今天的状态大概是不太好的,偏偏战前又一次梦到了那日的场景。




不过也无所谓了,他执起却邪,在手中挥舞了两下,视线随意扫过越来越小的数字。




3




2




1




眼前一花,他被刷新在了一张熟悉的地图上,他没有关注之前的比赛,因此也不清楚对手到了第几顺位。




不过都无所谓了,他微微活动筋骨,开始沿着主道前进,毫不犹豫。




他跑得如此自信,偶尔偏头看看两侧,然后依然带着斗神的气势一往无前。




下一秒,他被不知从哪里出现的夜雨声烦砍中。冰雨带着蓝色的光芒,在他的胸前劈开一道口子,他看着飞溅而出的血液在空中飘洒,突然有些庆幸自己是感觉不到疼痛的。




接着,他的视线被夜雨声烦紧蹙双眉的面孔吸引,有些惊讶的想着这小子严肃的样子还是挺像回事的嘛,明明以前只是一个废话超多的小鬼,每天追着他要求PK。




他突然想起他们曾经在神之领域的日子。那个时候的他和叶修已然拿到了第一个冠军奖杯,而夜雨声烦和黄少天还只不过是一个略有名气的抢怪好手。那个时候的他可看不起这种小角色,虽然无论是他还是叶修,都有预感在不久的将来,这两人将会成为他们的劲敌。




后来,当黄少天成为了职业选手,而夜雨声烦的名声也在职业圈内愈加闻名时,他也会不断拿当初“无数次一杆子撸翻年轻剑圣”的光荣事迹闹夜雨声烦一个面红耳赤。




没想到有一天竟沦落到被这个话唠一下干翻,他面无表情地想着,有些讽刺地勾起笑容。




不过,都所谓了。




他已经不再能做出他想做出的反应,不再能根据熟悉的形式战斗,不再能感受心意相通的愉快,荣耀联赛于他,不过就是如此了。




他甚至能预见自己的失败。




从叶修的一叶之秋,到孙翔的一叶之秋。




从仿若并肩作战,到仿佛置身战斗之外。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被夜雨声烦浮空连击的他在心中自嘲。




他的操作者似乎终于调整过来了,一叶之秋提起却邪,带着技能往对面那个金灿灿的头颅上劈去,可惜被闪过了,那一瞬间他感到了一丝遗憾。




他不想去看夜雨声烦的眼睛,那双眼睛中充满了令他不爽的东西,感慨,悲伤,还有同情。




赶快下场吧,你这个画风不对的话唠。这么想着,他终于将一个大招结结实实的砸在夜雨声烦的身上。




即使如此,他还是以13%的血量输给了对面那个家伙。








3.




最近他沉睡的时间越来越少,似乎是他的操作者为接连不断的失败而努力练习着,当然如果他不是那么急躁以至于自己不断失败的话,他大概会更加欣慰。




毕竟,背负着“斗神”的名号,他也不想一直被那些曾经的手下败将踩在脚下。




他已经很少去探望老朋友们了,偶尔回到神之领域,也只是找一块熟悉的草坪或山顶,看天看云,如果能安稳地睡上一觉就更好了。




相比起他,身为妹妹的沐雨橙风倒是闲了很多,似乎每时每刻都在四处晃荡。




“怎么这么闲?”躺在草坪上的一叶之秋看着身边正在准备野餐的人问道。




“嗯...沐橙她最近在第十区练了个小号,忙着升级呢。”少女将一块草莓味的小点心塞进嘴里,同时也塞了一块给一叶之秋,看着他因过甜而扭曲的五官,调皮地笑了笑。




“第十区吗……”他艰难地咽下了口中的黑暗料理,垂下眼默念,仿佛想到什么,随即勾起一个复杂的笑容。








八年了,他重新来过,而陪伴着的却不再是他。








他突然想到,如果将来他们不得不一战,他是否能能够毫不犹豫地将却邪指向他。




会的,他想。




因为知道你绝不会手软,所以我也必不辜负。




即使……








4.




他不讨厌他现任的操作者,他这么对沐雨橙风说,然后果不其然看到少女诧异的神情。




在他们又一次输了比赛后,沐雨橙风气冲冲地拉着一叶之秋去商业街上发泄怒火。她一边吃着甜筒,一边数落着今天团队赛中猪队友们令人恶心的发挥。




她以为一叶之秋对于孙翔的厌恶将远胜于她,却没想到换来的只是这么一句平平淡淡的陈述。




她空出一只手贴到一叶之秋的额头,脸上满是担忧:




“一叶哥你最近有没有撞到头?还是得罪了王不留行?没生病啊…奇怪…”




他默默地退开两步躲过少女的手,提着满手的购物袋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他是真的不讨厌孙翔,但并不是因为他的行为性格不令人讨厌,而是单纯的不够格罢了。




他是斗神,他是一叶之秋,他是荣耀开荒一代便存在的王者。




他曾见过无数个像孙翔那样的小鬼叫嚣着要在荣耀为王,有的遭受打击离开,有的被磨平了棱角留下,在一次次的失败中成长。




他所讨厌的人,必然是无论角色还是持有者,都强大到让他承认的人。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值得讨厌的,不过是他挤走了叶修,持有了他。




对,不过如此。




即使不是他,也会有其他人。








5.




面前的那个人是大漠孤烟,对方还是一身他熟悉又欠打的装扮,而自己却已经变了许多。




好久不见,他勾起一抹略带挑衅的笑容。




大漠孤烟如他所想的没被激怒,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眼神与夜雨声烦相似,又似乎有些不同,少了一丝同情,多了一点惋惜。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让他更想揍翻他罢了。




这次他没有在赛前睡着,他见证了嘉世两个擂台赛队员一直完美地被霸图压制着,他似乎都能听到来自观众席上那洪亮的嘘声。




几乎50%的差距,对手是大漠孤烟,他知道已经赢不了了。




然而只有这个人,他不想输的毫无骨气,这个见证了他与叶修最多的角色,以及他背后的人。




当他被大漠孤烟的火拳轰去最后一滴血,他听见大漠孤烟的声音。




“再见了,老对手。”声音里没有获胜的喜悦,也没有对他的讽刺,有的只是一种决然。




是啊,再见了。




这是他在叶修走后,第一次因为输而感到痛苦。




再见了,




过去的一切,都再见了。








6.




那天比赛后,一叶之秋去了神之领域唯一一个玩家无法到达的地方。




那里的风景很美,峡谷溪流,绿地鲜花,永远不会下雨,永远暖阳融融。那里没有随处可见的打斗,到处都很安宁,安宁的有些寂寞。




他穿过大大小小随处散落的石碑,来到一个熟悉的碑前,上面简单地刻着“秋木苏”三个大字。




“秋木苏”他的声音异常的沙哑“我好像体会到了,你那个时候的感觉。”




这个角色离开八年了。




八年前,他不懂明明不用选择死亡的秋木苏为什么最终到了这里,而如今,他好像有些明白了。




他这么想着,似乎又看到了背对着他的神枪手站在他面前,用那虚无缥缈的声音回答他。




因为,一切都结束了啊,他如今也是这么想的。




车祸,夺走了秋木苏的苏沐秋;而利益,夺走了一叶之秋的叶修。




他将一只手搭在碑上,他想自己也应该有一块碑立在这里,他也应该沉眠于这片土地之下,即使被当做一串废弃的数据。




为什么这个世界还不带走他。




为什么,你不带走我。




叶修。








7.




第十赛季,孙翔对叶修。




当叶修带着君莫笑再度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笑了。




他以为他会悲伤,他会愤怒,甚至于嫉妒,但他没有。他笑了,笑得异常温柔,笑得无比真心。




“好久不见,君莫笑。”他说。




君莫笑看着他,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最终只能同样回以略显苦涩的笑容。




“好久不见,一叶哥。”




一叶之秋看着君莫笑身上红红绿绿的搭配,不由地在心里感慨果然是那人的风格。他与君莫笑并不陌生,君莫笑是由叶修和苏沐秋共同创造出来的,如果说沐雨橙风是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的妹妹,那君莫笑便是与她同龄的弟弟。他与秋木苏时常带着他在神之领域满世界跑,竭尽所能教会他他们所有的本领。




即使后来君莫笑陷入了长久的沉睡,也无法抹去他们之间如亲人般的感情。




这个曾经什么都不会,一直跟在他们屁股后面跑的孩子,如今在自己的创造者的操作下,站到了这个战场上。




“来吧。”他合了合眼眸,忍下那一股酸涩,微笑着说。




让我看看你进步了多少,也让我看看,你是否能够帮得上他。




兵刃相交之间,他感受到了君莫笑的坚定,也感受到了叶修的坚决。




对…这样就好,你不会因为对手是我就动摇你的理想,这样就好。




你还是你,还是我最熟悉的你。




而我,却不再是你最熟悉的我了。








8.




嘉世输了。




一叶之秋没有去理会现实世界的那些烦人事,一个人回到神之领域的草坪上看天。




他知道嘉世要倒,从孙翔替换叶修开始,嘉世就没救了。这个年轻人还远远没有成长到能够率领一只人心涣散的老牌队伍的地步。




他早就知道,然而当这一刻真的发生时,他还是感到心口那密密麻麻的刺痛。他突然想起嘉世最初的那些账号卡们,即使他们现在都改变了很多,有些甚至完全失去了曾经的记忆。那个时候的嘉世,是最强大的,有他,有叶修,还有一群即使不如他们也可以完全信任的伙伴。




那是他和叶修最爱的嘉世。




世事皆如白驹过隙,不可久留。他突然想起不知何处听到的话。




然后他的余光扫到了站在不远处却不知为何不靠近的少女。




“怎么了?”他坐起来看着她。




沐雨橙风慢慢地朝他挪过来,他这才发现那双橙色的眸中满是泪水。




他从她的口中知道她即将离开他了,知道了陶轩给了叶修一个选择,他知道了叶修选择带走沐雨橙风,他知道了叶修最终放弃了他。




少女扑进他的怀里哭喊着,眼泪和鼻涕沾满了他身上价值不菲的银装。




他轻轻拢住怀里的少女,眼神虚虚地望着远方,他不知道在自己看着些什么,可能是那看了十年的光景,可能是那漫长而短暂的光阴,又或许,他什么都没看,他突然觉得心有些冷,还有些痛。最终,却是松了一口气。




“是么……”他说。




“那就好。”少女感觉到有什么滴落在她的脸颊上,灼伤了她的皮肤,她想抬头,却被一叶之秋按住了。




“那就好,你还可以回去,那就好。”一叶之秋重复道,声音空洞的让人想哭。




他知道的,叶修可以没有一叶之秋,但是苏沐橙不能没有沐雨橙风。




他知道的,沐雨橙风对于他们的意义,远大于一叶之秋。




即使没有他,也是行的。








9.




孙翔带着一叶之秋转会轮回。




一叶之秋一个人呆在他最熟悉的草坪,身边已经没有了橙发少女的身影。




轮回…一枪穿云么,又是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他摸了摸手边的却邪,眼中闪过一丝不满。




他讨厌一枪穿云的操作者,仅仅因为他被称为“新荣耀第一人”这样很幼稚的理由。




在大众眼中,斗神从来不输于枪王,而叶修却早已输给了周泽楷。




叶修已经老了,叶修该退役了,叶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每当听到这种话,他就恨不得一却邪戳爆那人的头。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他的创造者是最强的,他的创造者远比那些愚蠢的人想的要优秀,他不否认一枪穿云加周泽楷的组合很强,甚至说是他见过最强的也不逞多让,但是…..




叶修和一叶之秋,他们加在一起是无敌的,他们永远站在荣耀的顶峰,不容置疑。




这么多年,他一直为了证明他们的荣耀而战。








10.




他再一次与君莫笑单独对战,是在第十赛季的总决赛上。




他不像其他人,对于兴欣能够拿到总决赛的门票而感到惊讶,他很早就做好了再度相逢的准备。




他不得不承认轮回很适合孙翔,正如他不得不承认轮回是一直非常优秀的队伍,非常团结,非常踏实。




他想,叶修会为碰见这样的队伍而感到喜悦吧,即使那人嘴上一定不会承认 。




现在的孙翔很强,自己更是比君莫笑不知强大了多少。




那么,你要怎么赢呢?




他与君莫笑旗鼓相当,他不得不惊讶对方的进步,心中有些欣慰,却不知为何更想战胜对方。然而当他在孙翔的操作下开启满阶斗者意志,万丈光芒加身之时,他轻轻叹了口气。




“这样状态下的一叶之秋,你有足够的经验去驾驭吗?”




他看见叶修将自己的想法丝毫不差的输入在对话框内,心里顿时百感交加。




其实我是想打败你的吧,证明我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合你的角色。




证明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能站在你的身边。








11.




团队赛,他见到了许久未再见到的沐雨橙风。




他看见少女略带挣扎的眼瞳直直望向他,那是充满抗拒的眼神。他们,大概是这世上最不想交战的两个角色吧。




他略带安抚地一笑,随即举起却邪,漆黑尖利的战矛在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度,最后指向了她的方向。




沐雨橙风一怔,那一瞬间,似乎有无数种情绪从她眼中闪过,然而少女只是擦干微湿的双眼,坚定地将吞日扛在肩上。




即使曾并肩作战,如今也不过是对手。




这一战,他作为轮回最锋利的战矛,刺透了兴欣的防护甲,看着君莫笑与沐雨橙风的队友一个又一个的倒下。




只剩他们了。




一叶之秋略作停顿,随即在孙翔的操作下朝他们冲去。




他看着他们在轮回三人密集的攻击下相互靠近,仿佛只要对方在身边便可抓住全世界。




那个瞬间,他好像看见了自己的影子,那个在叶修手下,在沐雨橙风炮火掩护下那个所向披靡的自己。




沐雨橙风倒下了,热感飞弹所创造的烟幕顿时淹没了所有人。




三点五秒,无浪和一枪穿云血条双双清零。




君莫笑,一叶之秋。




叶修,一叶之秋。




孙翔已然来不及做出反应,他只能看着从余烟中跃出的身影急速朝自己冲来,瞬间便带走了他余下的生命,最后一秒,他仿佛在君莫笑的身上看到了叶修的影子。




那么亮,那么凉。








12.




第十赛季冠军,兴欣。




他看着身披红白队服的人将他的创造者拥簇在中央,高举着冠军奖杯,笑得那么灿烂。




他静静地站在远处,听着解说激动地嘶吼着,欢呼着。




他们将那些久违的标签重新贴回了那个人的身上。




“传奇”、“王者”、“荣耀第一人”、“重返巅峰”、“荣耀之神”。




“呵。”一叶之秋低下头轻笑一声,似是在笑这些人的愚昧无知,笑他们的后知后觉。




他一直都知道,叶修一定会回来。




他一直都知道,叶修是荣耀的王者。




跟叶修有关的一切,他都知道,一直都知道。








对兴欣的喝彩度过顶峰后,主办方终于想起了被遗忘在一旁的轮回,面对在总决赛发挥同样出色的轮回,主办方也是不遗余力的进行称赞。




他们夸奖了周泽楷的华丽技法,夸奖了江波涛不输战术大师的大局观,夸奖了一叶之秋在孙翔手下尽显斗神风采。




“虽然很遗憾,但是孙翔的确让我们一叶之秋身上看到了新的可能性。”




本还放松自如的一叶之秋猛然愣在原地,因诧异而睁大的双眼里顿时充满了迷茫与无助,他有些慌乱地摇了摇头,试图听清楚接下去的话。




“李指导是觉得一叶之秋在孙翔的手下也可以发挥出在叶修年轻时的威力吗?”潘林似乎是对有关一叶之秋的评价十分感兴趣,毕竟叶修与一叶之秋之间的渊源永远是荣耀迷们说不厌的话题。




“一叶之秋在孙翔的手下无疑可以发挥出更加强大的威力。”李艺博肯定的声音在广播中响起,一叶之秋感到由数据构成的双腿一阵无力,于是他重重地跌坐到了地上。




你在胡说什么……




“对于如今的叶修来说,君莫笑更加适合他,而对一叶之秋这个代表绝对攻击的角色,孙翔这种拥有高超技术的年轻人更能发挥出他的优势。”




闭嘴……




“我认为叶修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很大程度上是靠君莫笑所带来的优势与未知性,如果他依然用的是一叶之秋,第十赛季的结局很有可能会改写。”李艺博越发确信自己的想法,他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法官,用满是自信的审判,磨灭了一叶之秋对于叶修的全部意义。




一切似乎都定格了,满会场的热闹喧嚣戛然而止,一叶之秋看着奖台中央微笑着的叶修。




他笑的那么开心,眼神那么温柔,他的身边是一群自己素未谋面的队友,他与他们那么亲近,他紧紧地攥着君莫笑,仿佛那便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我从未与你一同登上奖台,也从未与你一同接过奖杯,你曾经也将我紧紧攥在手里,仿佛我对你,便是一切。








是么……一叶之秋笑了起来,笑得无比的凄凉,他的笑声在空荡荡的场馆中回响着,似乎连空气都在为他悲鸣。




原来是这样么,原来我已经不再适合你了……




原来不是我无法回到你的身边,而是即使回去,我也不再被你需要了么……




他感觉到温热的液体正沿着他的脸颊滑落,一直以来未发泄出的情绪猛然崩溃,他咬着嘴唇,尽力让自己不再发出那无法控制的呜咽声。








即使我不在你的身边,你也能披荆斩棘,荣耀为王;




即使你不在我的身边,我依然以“斗神”之名,受万人敬仰。








我们互不相欠,互无所需,




如此,便无牵连。








再不相干。





评论 ( 46 )
热度 ( 406 )

© 沂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