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总受无药可救,cp洁癖病入膏肓

【all叶/城邦paro】应许之地(6)

王不留行发誓他不是故意碰上叶修换衣服的。


叶修发誓他没有被骑着扫把偷偷摸摸出现在窗口的痛经药给吓得差点跪了。


君莫笑发誓总有一天他会把王不留行拖到第十区最脏的厕所里往死里打。




在王杰希一行人到达第十区后的几天,微草第十区的公会得到了吃的发展,一时间,其他豪门都无法与之匹敌,而当所有人都以为王杰希会锦上添花一举奠定微草在第十区的霸主地位时,王杰希却递给微草护卫队的新人们和这次随行的几个正选队员一张人像。


“接下来的时间,你们每天都去第十区的内部找这个人,然后跟他交手,结束后返回,队内练习最近可以取消。”


他顿了顿,补充道:


“别让人死了。”虽然也不太可能。


说完他便不再理会一群疑惑地年轻人,踱步回到自己的房间。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王杰希推开木制的房门,对着在房间里忙碌着的男人问道。


“应该可以确定是叶秋,但是……”王不留行再一次将手浮于面前的水波纹上,待水波再次平静下来,脸上隐隐闪现一丝困惑。


王杰希挑了挑眉,略微勾了勾嘴角,半晌后开口:


“他肯定会找新的灵体,你感觉不到也是有可能的。”毕竟主人已经这么麻烦,灵体也不会简单到哪去。


王不留行点头,算是认同了他的说法,然而心中还是有些不甘。他看着自家的契约者一改几个月前的烦躁与阴沉,颇有些愉悦地从书架上拿出一本古籍翻阅着,在心中默默地摇了摇头。




叶修盘腿坐在好不容易清出一块空地的房间中,略有些烦恼地把弄着千机伞,嘴里叼着的烟已经燃成一长条灰,却在他的平衡下维持原状,与他的专注相反,半蹲在他身旁的君莫笑明显是兴趣缺缺,摇头晃脑地看了一会儿后就起身在转不了几个身的房间里闲逛。


“叶修!小唐有事要出去一趟,你下来帮忙。”陈果的洪亮的声音从大堂传来,叶修应了一声,随即便打发君莫笑下去。


“我不去”君莫笑嫌弃地撇了撇嘴“端茶送水这事儿我可做不来。”


叶修笑了笑,抖了抖手中的千机伞问道:“那你来研究千机伞?”


君莫笑身形一滞,嘴里嘟囔了句什么后,心不甘情不愿地朝门外走去。


“嗯,怎么是你下来了?”陈果不知在忙活些什么,看到君莫笑下来也只是略微一抬头。


“他偷懒呗。”君莫笑舒展了一下身体,幽怨地说。


“…那就麻烦你了,在大堂看着就好。”陈果无奈地笑了笑,对于“叶修在偷懒”这一说法也没太当回事,反正君莫笑也挺好使的不是?


君莫笑看着陈果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心中不禁懊悔。不久之前,他还是兴欣全员敬畏的A阶灵体,只不过是对叶修的一次妥协,他便沦陷为了大堂小二一般的存在。


他走到大堂,摆出一副纯良的模样,扬起和善的微笑,心中暗暗思索着找个绝佳的契机重立自己的光辉形象。


几道视线若有若无地投落到他的身上,君莫笑挑挑了眉,低下头翻看手里的账本。视线中没有明显的敌意,却也不同于常人的无意或欣赏,更像是隐隐地探究。


他趁着一个客人到台前结账的空挡,视线飞快扫过全局,最终落在无人注意的角落的一桌上。那张桌子上坐了四五个人,而君莫笑却迅速地锁定了侧对着他的那个男子,不同于其他几个人的壮硕,他被白袍覆盖的身体显得有些消瘦,然而只要有点感知的人,便可以轻易发觉他隐隐散发的强大气场。


原来是他……君莫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也不再削弱自身的存在感,由着往日的习惯办事,心情却越来越沉重。


“嘭—”


叶修似乎是被吓了一下,转头就看见君莫笑臭着张脸走到床边坐下。


“怎么了,谁惹我们家笑笑不高兴了?”他揣着千机伞调笑道。


君莫笑不说话,只是将目光直直地射向他,几秒后起身走向他。


“怎么了这么…我去。”叶修被他一把按在地上,对着嘴啃了个遍。


“嘶——干什么呢这是!”叶修推开他,抬手轻轻碰了碰刺痛的部位,果不其然看到指尖上的点点猩红。


君莫笑被他推开也没有什么反应,就坐在那里,眼神似乎带着点委屈。


“哎”叶修瞥了他一眼,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向前移了几下,把他的头按在肩上“你说你这是什么毛病……”


“阿修…”


“嗯?”


“你还要回去吗?”


“……”


“必须得回去啊。”


叶修略带些沙哑的声音在他耳边想起,君莫笑有些痛苦地闭了闭双眼,再睁开时,已经变成了温柔的笑意。


“我永远都会帮你的。”


叶修笑着揉了揉他的头,随即便放开了他,正想要说点什么,猛然感到一股熟悉的气息进入了后院,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哼,这么快就来了吗。”君莫笑不爽地低骂了一句,爬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盖了个严实。


叶修看着他孩子气的举动,无奈地笑了笑,转身去接待不请而来的旧友。


“果然是你。”


来人看着从阁楼上踱步而下的叶修,毫无意外地说道。


“在这儿你都能找到,看来最近智商渐长啊,新杰大大。”叶修客套地说。


以冷静严谨而著名的张新杰自然是不会在意他这点垃圾话,他静静地看了叶修几秒,然后问道:


“你的灵体呢?”


叶修松了口气,别人看不出来,他可是清楚的感觉到了张新杰的力量在他体内转了一圈,把他的身体情况看了遍。他突然有些庆幸自己之前在君莫笑和苏沐橙的威压下将伤养好了大半,否则……他一想到面前这个看似文弱的牧师会做出的事情就全身发凉、


谁说牧师战斗力弱的!发起火来简直秒杀斗神啊!


意识到自己想远了,他咳了一声,回答道:“笑笑不太喜欢你们霸图的人,在上面睡觉呢。”


“笑笑?”张新杰皱了皱眉,似乎是对这个随便到极致的名字感到不满。


“全名君莫笑。”


下一秒,叶修洋溢着满满骄傲的笑容让他一阵恍惚。


“我的灵体。”


“终于走了?”君莫笑掀开被子的一角,露出一张脸问道。


“嗯,新杰对你可感兴趣了。”叶修看了看已经暗下的天,没想到不知不觉竟聊了这么久。


“我对他可没什么兴趣。”君莫笑瘪瘪嘴。


“那你对谁有兴趣?”叶修叼起一根烟反问,手上继续着之前未完成的工作。


“你啊。”君莫笑弯起嘴角回答。


“呵呵。”叶修加快了手里的动作,结束了这个毫无意义的话题。




“扑哧—”一只通身雪白的鸽子在窗外转了个圈后停在了窗沿上。


君莫笑从床上蹦跶起来,三步并两步就来到了窗边,去下鸽子腿上绑着的戒指。


“看看沐橙又带什么好吃的来了。”他兴奋地嘀咕着。自从知道了叶修的住处,苏沐橙时常会寄一些东西来,吃的玩的用的什么都有,而君莫笑唯独对那些城里的美食情有独钟,每天都会巴望着远方而来的美味。


“什么嘛……是你的衣服啊”他低落了片刻,瞬间又被什么所吸引“哎哟,这几件衣服挺好看的嘛,阿修你快穿起来看看。”


“你喜欢你拿去好了。”叶修正在为千机伞最后一个要改装的地方烦恼着,没有心思去管那些他一向不在意的身外之物。


“我又不需要换衣服,你身上那条都是什么时候东西了,还不换换。”君莫笑嘴里催促着,又连忙将衣服筛选了一遍。


“就这件,快试一下,效果一定好。”


叶修不为所动。


“我现在就告诉沐橙你不喜欢她送来的东西。”话音刚落,叶修就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脸生无可恋地夺过他手中的衣物。


三下五除二地将自己扒的只剩下里裤,他抬着手分辨着衣服的正反,让一旁的君莫笑盯着那白花花的一团肉心里直犯痒,他急需一个理由来转移视线。


“你说你换衣服都不知道关窗户吗……”他抱怨着朝窗户走去,闻言的叶修也顺势看了看大敞的窗,没什么自觉地耸了耸肩。


就在这时,漆黑的窗户外浮起一顶巫师帽,随后,身着巫师装束的魔道学者处在在了窗外,直勾勾地看着他们。


“卧槽!!!”君莫笑和叶修同时发出了惊呼,而被大片裸露的躯体幌了神的王不留行也成功地从灭绝星辰上摔了下去。


“王不留行我日你大爷!”君莫笑反应过来,猛地将窗子一关,甩就用自己的披风将叶修包了个严实。



评论 ( 4 )
热度 ( 35 )

© 沂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