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总受无药可救,cp洁癖病入膏肓

【昊叶】双向回应

❀一百粉点文  @却安柒_换头像狂魔x  写的不好别怪我QAQ


❀黑道老大昊×通缉犯叶




“警报!一号街区发现叶修!”


“全力搜寻!”


韩文清一听到叶修的消息,毫不犹豫地调动了所有人员,自己也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文件,抓起外套就出了门。




叶修,一个让社会正义人士又爱又恨的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的通缉犯,他做的最令他们不满的事,就是伤害了他们的尊严。


对,俗称:打脸。


这就是名为叶修的平凡青年的唯一兴趣。




几年前,国家掀起反腐败运动,许多位高权重的官员都受到了质疑和惩罚,当这股大浪过去,中央发出文件宣称,领导班子已经干净,希望得到群众的信任。这场运动进行的轰轰烈烈,终于让不少人感到心安。


就在这时,还是少年的叶修无意在电视上看到了领导人振振有词的发言,玩心大起。


几天后,某知名报社在大楼门口发现了署名一叶知秋的信封,打开一看,立刻大惊失色,信封立刻就被送到报社的管理层。


信封中赫然便是有着几个官员的家中照片的U盘,每张照片上或是奢华尽显的摆设饰品,或是床底箱中的“小金库”,最过分的便是明明了了的行贿记录。报社主编立刻召开会议,商讨是否应当将这些公之于众。最终,他们还是决定,宁可他们私自瞒下让别人爆出,不如让报社在风口浪尖立下口碑。在确定了照片毫无ps痕迹后,报社确定了它的头版位置。


举国大惊,中央被迫介入调查,最终又铲除了几个罪名落实的官员。


一叶知秋,一战成名。


无数人认为他将是侠盗一般的存在,是正义的化身。


然而,从那之后,一叶知秋开始活跃在各种打脸前线,无论是找到所谓已经击毙的罪犯,或是不知怎么偷拍到一些不应让民众知晓的秘密会议,有时候心血来潮,也偷拍些别人拍不到的八卦密谈。


一叶知秋虽然深得许多民众的喜欢,却也得罪了太多的人,各个警局也都致力于追捕这个让顶头上司心中惶惶的麻烦人。


而韩文清,就是从最初开始,一直追捕着叶修的人。十年来从未放弃,却屡屡被他逃走。


尤其是这几年,韩文清常常只能捉捕到他的一丝消息,最后却连影子都看不到。


果然,当他又一次马不停蹄地感到第一街区时叶修已经完全失了踪迹,他细细查找过后,低骂了一声,阴着脸走了。




唐昊,如今呼啸的第一把手,黑道负有盛名的新生力量,以凌厉凶猛的身手而闻名。


如今,这样一个逐渐接近巅峰的人正咬牙看着横躺在他办公室沙发上的男人。


“叶修!”他忍不住怒吼道。


“要叫叶修前辈啊小糖糕。”叶修也不起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斜眼看向他。


“…这里是呼啸,不是你可以随便用来躲条子的地方!快给我走!”唐昊受不了了,上前一把提起沙发上懒散的男人。


“别那么口是心非嘛,明明每次哥要走的时候都闹别扭。”叶修也不挣扎,就借他的力半靠在唐昊身上。


唐昊瞬间红了脸,谁能想到呼啸嚣张跋扈的首领居然是一个这样纯情的人。他看着面前笑容盈盈的叶修,愣了愣,瞬间反应过来对方在耍自己,用力地把他甩回了沙发,冷哼一声,朝办公桌走去,不再看他。


“嘶——”叶修吸气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让他的脚步顿了一顿。


“太过分了吧,前辈都被你摔出血了。”叶修的声音里多了一些痛苦。


流血?唐昊的心猛地一紧,一个转身迈开大长腿,几步就走回来叶修的身边,蹲下来上上下下的检查着。


“哪流血了?”他有些紧张地问,眉头也深深地皱了起来。


没有人回应他,隐约听到头上传来一丝憋笑的声音。


“……”他站起来后退几步,果不其然看到叶修略带狡黠的笑容,乍一看还挺可爱的。


呸,什么鬼!


“叶修!!!”他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不过一部分是生自己的气。他是谁啊,走到今天这个地位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就是流血吗,连事都算不上,他紧张什么。


“别生气嘛”叶修见他真的有些怒了,慢腾腾地蹭过来“小糖糕你看你傻傻的多可爱啊。”


“你是在骂我智商低?”唐昊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怎么会呢!”叶修的双眼无比真诚。


“虽然说你的确也不太需要智商。”他补充。


“叶修你现在就给我出去,被他们抓走算了!”唐昊说着就要把叶修扔出去。


“别别别,我出去还不被老韩打死!”叶修死死扒住唐昊,大声阻止。


“打死就打死,谁理你啊!”唐昊毫不心软,即使拖着也要把叶修扔出去。


“你能不能尊重前辈一点啊!”叶修也坚持抵抗这种充满暴力的行为。


两个人就这样半拥在一起在原地纠缠着。


“我去,你们在干嘛?!”


唐昊和叶修齐齐停手,转头看向一脸猪肝色的赵宇哲。


“……首领好。”赵宇哲硬憋才憋出一句。


叶修经常来呼啸躲避他是知道的,但是叶修一躲便不见踪影,两人很少见面,没想到这一见就看到这样的场面。但无论如何,他是不可能对着有小过节的叶修打招呼的。


“那什么,首领,我先回去了啊。”赵宇哲说道。


唐昊看了一眼还挂在他身上乐呵呵的叶修,朝赵禹哲点点头,就准备关门。


“首领!”赵宇哲提高音量,把唐昊吓了一跳。


“我不会说出去的,请放心!”说完,赵宇哲像是怕是再看见些什么不该看的,一溜烟就跑了。


“喂……”唐昊无语,随即发觉叶修竟然笑出声来。


“笑什么笑,都是你,让别人误会。”唐昊有些烦恼,他倒不是介意这么多,只是赵宇哲的性格比较单纯,如果误会太大总会出问题的。


“有吗?”叶修说。


“嗯?”唐昊疑惑,微低下头看着他。


“有误会吗?”叶修勾起嘴角,露出一点点牙齿,眼中带着一丝玩味。


唐昊刚想说“难道不是吗”,突然想起了几个月前,他在日光灯的照耀下,对前来躲避的叶修告了白。




“喂,你不是喜欢打脸么。”唐昊低头俯视靠在沙发上的叶修。


“什么打脸啊,怎么说话呢,这叫求真。”叶修一脸不满。


“少废话,我给你个机会怎么样?”


“嗯?唐昊小朋友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叶修来了兴趣,稍稍坐直身子。


“最近道上不停有人给我塞女人,到处都在猜我最后会跟哪家联姻。”


“我给你一个打他们脸的机会。”


“跟我在一起,让他们知道我已经有喜欢的男人了。”




靠靠靠靠靠靠靠!!!!!!




没错,他们是情侣。几个月前就是了。




“你说,告白的是你,否认的也是你,你想怎么样?”叶修挑着眉,假装疑惑地问。


唐昊好不容易才想起来告白的事,他放开叶修,坐到沙发上,沉默了一会儿,闷闷地说。


“还不都是你。”


他是一直追逐着实力的巅峰的实力派,对恋爱这种磨磨唧唧的事本来就没什么兴趣,自然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要不是因为遇见叶修,要不是因为发觉自己喜欢叶修,他或许永远都不会做出告白这种事情。


然而,在他们交往后,两个人见面的时间并没有增加,大多都是叶修为了躲避警察或其他黑道的追捕时,两人才会见上一面。见面后的场景也与告白前没有什么差别,归纳起来就是一个嘲讽,一个炸毛,然后一个把另一个扔出去,让他一辈子别来了,下次又眼巴巴地等着。


说到底,他就是在这样没有实感的恋爱中逐渐忘记了自己与眼前这个人已经是情侣这件事情。


唐昊是个一根筋的人,他做不来那些勾心斗角的事,他只会用绝对的实力去镇压反抗,因此,他在谈恋爱这条路上拐进了死胡同,还等着叶修来找他,带他出去。


面对这样一个将什么都写在脸上的人,叶修很轻松地就看出了他心里的郁闷。


他微微一笑,走到他面前,腿一抬便跨坐在唐昊腿上。


“你的确不需要什么智商,需要的应该是情商……”叶修轻声说,带着点安慰的意味。


唐昊似乎想反驳什么,到了嘴里却没了声。


“哎”叶修搂着唐昊的脖子,叹了口气“不过也没什么,两个人之中只要有一个有就好了。”


“那我有什么你没有的?”唐昊闷声道,语气虽然有些咄咄逼人,但在叶修看来,这也不过是唐昊式撒娇罢了。


“嗯…我想想……”叶修真的认真想了想。


“你有呼啸啊,可以让我躲。”


唐昊刚听到前面半句时,眼睛还亮了一亮,听到后半句,又整个人耷拉了。


“开玩笑的,我们家小糖糕,就算笨笨的也是最好的。”叶修说这话时没有一丝嘲讽的语气,略带宠溺的话语让唐昊的心情好了不少。


“叶修……”唐昊盯着他,目光似乎要将他穿透。


也不知是突然开了什么窍,他开始低下头在叶修的颈边磨蹭着。


叶修下意识一颤,却只是笑笑,没有阻止他。唐昊在等他有所表示,他又何尝不是?


他曾经以为自己绝对不会喜欢上这样一个盛气凌人的年轻小子,两人刚见面时,除了呛声就是打架,虽然都是单方面的,但的的确确不是很合得来。


一切的改变都在一次巧合,那时叶修因为一时疏忽,已经深陷包围圈,忙于躲避韩文清的追捕,就在他已经准备鱼死网破时,突然想起这一带正是呼啸的地盘,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他偷偷摸进了呼啸的分点,再偷偷摸进了唐昊的首领室。他的本意是首领室来的人少,不容易被发现,结果一开门,便跟一脸吃惊的唐昊双目相视。


后来,他为了可以平安躲藏,开始跟唐昊套近乎,却发现唐昊私下里是个还算可爱的大男孩,有些直率又有些别扭,相处起来还挺有意思。


两个人眉来眼去许久,才发展到今天这样的程度,他不断地让韩文清发现踪迹,也只是为了有个顺理成章相见的理由而已。


不过总算是没有白来,唐昊似乎开始有些知道该怎么跟情人相处。


就在他思想开小差的时候,唐昊一个翻身,侧身将他按在沙发上,在他惊讶的眼神中对着叶修的嘴咬了起来。


男人是下半身的动物,智商再高也是。


从简单的亲吻到最后的扒裤子撕衣服,唐昊的动作简直是如同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打住打住!”叶修被他弄得身子都软了,在防线崩溃前连忙叫停。


“怎么了?”唐昊在他不停地叫唤下也终于清醒了一点。


“这里是你办公室啊大哥。”叶修的理智总算让他挽回了最后的节操。


“唔……我去锁门。”唐昊想了很久,得出了这个答案。


……


“什么锁门啊!”叶修无语,再怎么精力无限也不能直接在办公室来一发吧,办公室play也得等到没人的时候才是,现在可是法定的工作时间。光天化日之下,怎好行淫乱之事。


唐昊顿了顿,把门锁好后坐回沙发,目光灼灼地看着叶修。


“……你认真的?”叶修看着他。


唐昊肯定地点点头。


“好吧。”叶修慢慢呼出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身体的状态。


“那我来了啊……”说完,唐昊又轻轻俯向叶修。


许久,都没有进行任何动作。


叶修睁眼,疑惑地看着有些尴尬的唐昊。


“该……该怎么做啊?”唐昊红着脸问,有些不好意思。


“……”叶修被噎住了,他静下心好好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后,将唐昊推开,起身开始理自己的衣服。


“叶修,你别生气啊。”看着叶修面无表情的脸,唐昊有些慌了。


叶修站了起来,低着头,朝门外走去,似乎是要离开。


“叶修!!”唐昊一把拉住他。


“我没生气”叶修还是低着头“你先回去查查该怎么做。”


他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开口,声音比之前还低了两分。


“刚才的事,下次再做。”


说完,叶修打开门就离开了,步伐有些慌乱。


唐昊愣愣地站在原地,脑海中浮现着刚才叶修红的仿佛要滴血的耳廓。


“什么嘛……”唐昊在嘴里嘀咕着。


“还说自己情商高。”


唐昊不自觉地咧开嘴,低声笑了起来。



评论 ( 7 )
热度 ( 169 )
  1. 木乃伊耀沂安 转载了此文字

© 沂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