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总受无药可救,cp洁癖病入膏肓

【all叶/城邦paro】应许之地

❀换了一个更适合的名字

❀慎:设定十分随意=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3

 
 
 
 
 
 
 

Chapter0.

夜深人静,一抹人影从城中心的华丽府邸中闪出,正当他松了一口气准备离开时,背后突然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你真的打算丢下我,一个人走?”身穿黑红色战服的男人侧靠在墙上,黑色的发丝被随意的束着,透着一股冷冽狂狷的气息。

被质问的人出了一口气,转身看着他,无奈地笑了笑。

“你现在还很虚弱,快回去休息,一叶。”

一叶之秋仿佛被这句话点燃,愤怒在一瞬间打破了他冷若冰霜的面孔。他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出现在男人的身边,狠狠地将他按到墙上,不顾男人吃痛的神情,咬上他的唇,没有一丝缠绵,有的只是满满的发泄,直到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才缓缓移开。他痛苦地将头埋到男人的颈间,带着一丝乞求轻声道:

“你明明知道,我只听你的。”

“叶修……不要离开我……”

叶修闭上有些酸涩的双眼,手缓缓抬起,抚摸着一叶之秋微硬的发丝。

“对不起……”话音落,一叶之秋猛地睁大双眼,有些不甘的看了一眼叶修,不由自主地昏睡过去。

“这样好吗?”君莫笑突然出现在叶修的身边,有些怜悯地看着沉睡的一叶之秋。

“离开孙翔,他活不下去。”叶修垂着眼眸回答。他的指尖亮起微光,一叶之秋逐渐化为光点散去,回到他应该待在的地方。

“走吧。“他收起眼中的情绪,快速向城外跑去。

“或许,他宁愿死去,也不愿离开你。“君莫笑说完,也迅速消失在原地。

翌日,嘉世城主府公布悬赏通缉令,原嘉世最高护卫队队长叶秋偷取嘉世最高机密叛逃,望全大陆居民积极参与追捕,以守荣耀大陆安宁与正义。现由孙翔与一叶之秋缔约,担任护卫队队长。

 

Chapter1.

“叶修,果果说如果你再不去干活她就扣你的工资了。”唐柔对着有气无力地躺在老人椅上摇晃的男人说道。

看着叶修带着认命地坐了起来,她上前笑道:

“或者你可以先跟我打一场,这样果果是不会介意的。“

“得了吧,那我一个下午都别想休息了。“叶修连忙摆摆手,加快了步伐,顺着唐柔的话题说下去。

“最近感觉怎么样,和寒烟柔融合还好吗?“

唐柔点点头,转而有些为难地看向手臂上如火一般的纹身。

叶修立刻明白了她的郁闷,出声安慰道:

“按你进步的速度,很快就可以隐藏起来的,好好练吧。”

唐柔也知道这件事与实力增长一样强求不得,只能靠自己不断的努力而进步。

“叶修你快点给我过来!!”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兴欣大堂,陈果中气十足的声音顿时如雷贯耳。

兴欣是一家位于第十区与内地交界处的客栈,同时也是一家较大的任务介绍所,负责关于第十区的相关事务。

荣耀大陆以荣耀联盟为主,联盟总部位于大陆中心,向外一圈分散着大大小小的各个城邦,再向外一段距离后,就是如今勇者与兵团活跃着的1~9区,由于十区危险重重且较为偏僻,资料少,一直没有最为开发项目提上各个城邦的规划。

直到最近,一支探险队成功从第十区出来,带回了一些清晰的资料后,第十区才慢慢火起来,成为各个城邦直属公会的争夺对象。

叶修扫了一眼人流拥挤的大堂,确定没有关注自己的人后,才慢慢踱了进去。

“你别慢慢吞吞的了,楼上出了点事,我赶着去,你帮我在这里登记一下。”没等叶修答应,陈果就风风火火地朝楼上奔去。

叶修抚了抚额,说实话,他挺喜欢跟老板娘这种直爽的人相处,但是当他们存在上下级关系时,他有时又会觉得很无力。

“小哥,这个任务我们队接了。”在他发愣的时候,一张泛黄的任务单和资料卡被放在了桌上。叶修抬起头,看了看面前温和清秀的男子,随即便打开记录本记了下来。

蓝溪阁么……

 

晚饭时刻,兴欣结束了一日的繁忙,只剩下留宿的人在大堂里安静的吃饭,如同一个普通的客栈,只是一个旅人休息的地方。

陈果让厨子做了一顿好菜,算是对最近兴欣蒸蒸日上的犒劳,此举赢得众人的一致好评。

“老板娘”叶修最先吃完饭,挤到了陈果的身边,“明天我请半天假行吗?”

陈果闻言盯了他一会儿,把叶修盯得心里有些发毛后,手一挥爽快地答应了,还大方地给了带薪休假的福利。

虽然她平常对叶修没有什么敬畏的表现,但她却很清楚叶修是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高手,比她在兴欣见过的所有人都要强大,即使他平常的表现只能用普通来形容,但这样强大的人,有自己的私事是再正常不过的。

“谢谢老板娘。”叶修说完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换上一身便于行动的武装,直接从窗户闪了出去,一路疾走,很快便到了第十区第一个被开发的迷雾岭脚下。

【笑笑,能感应到吗?】叶修将自己隐藏在一棵大树后面,通过契约询问道。

【恩,他们还走得不远,就在半山腰的位置。】君莫笑回应后,将自己的感知传递给叶修,随即便有一个简单的地图在叶修的脑内形成。叶修左右看了看,随着脑中的路线进入森林。

【阿修,你何必要在意他们?】君莫笑帮叶修戒备着四周,在探查到周边都只是一些小兽后,疑惑的问道。对于他和叶修来说,这座山包括他们跟踪的人,都太弱了。

【我们在兴欣,信息一直不太完善,现在有现成的送信人,怎么能不好好利用。】叶修笑了笑,神态自若,脚下一刻都没有停留。

君莫笑感受到了叶修的笑容,在心里为前面的人默哀。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迷雾岭也不负其名的出现了浓雾,叶修偏头侧身躲掉几只夜蝙蝠的探测,脚下的步伐却丝毫不乱,他飞快的穿梭于树林之间,仿佛对这座山的一切都了如指掌,然而君莫笑知道,这只是强者的自信罢了。

前方隐隐有火光从草丛中透出来,叶修勾了勾嘴角,一个转向停留在了与他们间隔十米的树丛中。

“这次我们比其他公会来的都要早,我真想看看春易老那帮人来的时候的表情。”一个年轻人坐在火堆边兴奋地说。叶修稍稍评估了一下,大概是B级的中下水准,其余还有两个B级上游,两个B级中游。

“别高兴得太早,我们还没有找到幽泉石,在那之前一切都无法定论。”叶修先前在任务登记处见到的那个男人说道,他显然是五个人中的领头人。

“别紧张,蓝河,我们还有时间。”一个人从帐篷处走到火堆旁,将手中的清酒递向蓝河。

“系舟,你有感受到什么吗?”蓝河总觉得不太安心,一直皱着眉头。

“除了一些低级的灵兽外,没什么其他的生物。“系舟同样有些不安,此时已经夜晚,应该是凶兽最活跃的时间,而四周又太过安静,如果不是他们真的幸运,便是周围潜伏着比他们更加强大的生物。

【他们的感觉倒是挺准的。】君莫笑闲的有些犯困,微微打了个哈欠。

【五个人,应该没什么问题。】叶修也坐了下来,同时也保持着能够最快出手的状态。

【但受伤就不可避免了,你说他们要的是什么。】君莫笑的声音带上一丝笑意,仿佛在谈论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笑笑你这样可不好,联盟内的人要相互有爱。】叶修对他这种态度有些无奈。

【我只要跟你有爱就好了…还有沐橙,其他人关我什么事。】君莫笑的声音软了软,态度却没什么改变。

【你的性格是到底像谁啊……】叶修话说到一半便立刻停了下来,从一开始的坐姿转为半蹲。

山间猛地传出一声咆哮,猛兽迅速移动的身形刮起阵阵巨风,蓝溪阁的五人也立刻摆好阵型,进入备战状态。

“没想到,第一天就遇上了。“蓝河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

“早点结束吧。“

黑影蹿到了他们面前,显露出它本身的模样。这是一只全身漆黑的豹子,灰白的双眼在黑夜中显得异常可怖。

“云山豹,如果你交出幽泉石,我们不会要你性命。”灯花夜高举盾牌说道。

云山豹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发出嘲弄的吼叫,抬起一只掌狠狠地扫向他们,逼的五人直直后退。发觉无法简单拿到东西,几个人也没有很遗憾,毕竟这只黑不溜秋的豹子可是远近闻名的脾气差。

几个人对视一眼,立刻分散了开来。蓝河率先冲上前去,从灵体的空间中拔出光剑。在他抵挡住云山豹攻击并发力上挑的同时,后方元素法师的元素轰炸也已恰当落下。他们几人在进入第十区时便已经进入了共源状态,如此他们才能在此刻以最快的速度做出最快的反击。

云山豹在黑夜的隐藏与攻击能力会比平日高出不少,五人中没有一人单打独斗是它的对手,所幸五个人配合默契,将攻守做到了极致,加上系舟在总后方刷着血治疗一些不致命的小伤,这才发觉并没有之前所想的那么困难。

云山豹在几人默契配合的压制下逐渐失去了精力,渐渐有些力不从心,攻击也不似之前的凶猛。

胜负已成定局,几个人松了口气,严密的攻防体系开始出现漏洞。

突然,云山豹漆黑的皮肤表层开始浮现诡异的花纹,如同藤蔓一般,从脖颈开始蔓延,如同活物般肆意生长,不过一瞬便布满了整个躯体,云山豹痛苦地嘶吼着,灰白的眼中充斥着血红,它周身的土地因为它的一举一动颤动着。

蓝河本已准备落剑给予它最后一击,却被它跃起的气流卷到了几米外,受身失败,被地表岩石磕的生疼,一时间竟动弹不得。

云山豹凶狠的目光转向他,顿时身形一闪,如同一道漆黑的闪电,瞬间来到了蓝河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舔了舔森白的牙,然后狠狠地朝蓝河踩了下去。

“蓝河!“远程离得较远,圣骑速度太慢,没有人能及时赶到。

“噗。“有什么声音传入蓝河的耳中,他看见云山豹的身形猛地一滞,不再多想,连忙一个翻滚躲过了致命一击。

系舟回过神,连忙瞬发了几个治愈术,将蓝河的血刷了上去,法师也回过神来,一个立下一面雷墙,将两人迅速隔开,另一个用冰系法术施以减速的负面状态,随三人之后,骑士也立刻到场,凶猛地挥动了几下战斧,将云山豹砍死在了原地。

总算是有惊无险,几个人都松了口气。圣骑拿着从云山豹体内掉落的空间内核,将里面一扫而空,成功找到了心心念念的幽泉石。

任务完成,几个人才真正放松下来,聊起刚刚的战斗。

“刚刚那一下僵直是怎么回事?“系舟问出了这个所有人都疑惑的问题。

“大概是僵直弹。“蓝河顿了一顿,立刻放大了意识感应的范围,没有任何结果。

“刚刚附近应该有人,不过大概没有恶意。“

几个人都是一惊,能够在他们的感应下来去自如的人,那至少是护卫队级别的人。

在几人寻找猜测时,叶修已经到了百米之外。

“那石头看起来挺不错的,你怎么不抢?“君莫笑现出身形,将下巴靠在叶修的肩上,轻笑道。

“幽泉石是暗属性的,应该是文洲需要,我这么善良的前辈怎么会跟后辈抢东西。“叶修收起千机伞,揉了揉君莫笑的头,慢悠悠地朝山下走去。

“那你探测到了什么消息?“君莫笑连忙追上叶修,他还记得之前的目的。

“没什么,蓝雨的消息倒是挺灵通,那块石头也算是极品,但却只有蓝溪阁来抢,文洲也是挺厉害的。“

因为担任过护卫队的队长,他才知道公会之争是多么激烈,嘉王朝在这类战争中一向被压制,更不用说提前这么多的优势了。蓝雨一定有什么办法,能够找寻特殊材料。

“不就是个心脏么……“君莫笑不以为然,显然对喻文洲在某些方面存在很强的偏见。

“阿修,这几天一定有很多城邦的人回来,你就跟我出去玩几天,要不然被人发现了多危险。“君莫笑揽过叶修,在他耳边说道。

“就是你自己想玩吧。“叶修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勾起嘴角。

君莫笑吐了吐舌头,将他揽得更紧了。


评论 ( 6 )
热度 ( 52 )

© 沂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