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总受无药可救,cp洁癖病入膏肓

月亮(方叶/伞修 迟到的中秋贺文)

 方锐刚从楼梯上偷偷摸摸地下来,就看见叶修斜坐在沙发后放的窗台上,指尖夹着一闪一灭的烟,有些寂寞地看着天上。 
如此正经的表情出现在叶修的脸上,让方锐不由唏嘘了一下。 
屋子里没有电灯,毕竟大半夜没有几个人是不睡觉的,即使实在中秋的夜里。方·猥琐·锐猫着身子小心翼翼地靠近叶修,企图在这个富有诗意的夜晚吓他一跳,一想到叶修惊慌的模样不由地有些小激动啊。 
他终于无声无息地接近了沙发,正当他准备一跃而出时,他看见叶修抬起骨节分明的手,用食指划过眼眶。方锐猛地愣住了,直到他看见手指上的点点晶莹,才发觉叶修的动作正是那标准无比“拭泪”。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叶修那种脸T嘲讽帝居然会哭!!! 
但是……方锐一把捂住脸,咽了口唾沫。 
真他妈性感。 
细微的声音在静谧的夜晚显得十分突兀,叶修稍稍偏过头就发现方锐捂着脸蹲在沙发的一侧,脸上的讶异转瞬即逝,在方锐放下手后,便只剩一抹略带嘲讽的笑容。 
“大半夜躲躲藏藏干什么方锐大大。” 
被发现后的方锐也不尴尬,拍拍裤腿直起身子就贴到了叶修身边。 
“这不联赛开始了紧张么,压力山大睡不着啊,叶修大大要不要鼓励鼓励我?” 
叶修挑挑眉,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后,转回去看向窗外。 
垃圾话战争没有如愿的展开,再加上叶修意味不明的眼神,方锐突然有些没底。他随着叶修的目光看去,中秋的月亮不意外是圆的,在厚重的云层中一隐一现,掩盖了原本清冷的光。 
今晚并不是一个适合赏月的好天气。认识到这一点的方锐心里更没底了,甚至还有些慌张。他连忙用手摇了摇叶修的肩,得到后者疑惑的眼神。 
“这么晚你又在这儿干嘛呢?” 
叶修看着他,眼神如往常一般平静。 
“这不联赛么,紧张睡不着啊。” 
“滚滚滚!”方锐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丝毫没有在意之前那可笑的理由。 
“都退役了还紧张个毛。” 
“还不是担心你脱兴欣后腿么。”叶修将烟叼在嘴里,狠狠地吸了一口,硬是做出一副操心的模样。 
“靠,有我在冠军稳稳的好吗!”方锐不由炸毛。 
“期待你的表现。”说完这句,叶修将视线移了回去。显然,今晚他并没有太多玩闹的心思。 
方锐的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每当叶修的目光不在自己身上时,他总会有这种感觉。以前是还有其他人在也就算了,这次居然是为了一个月亮。 
不能更颓废的方锐瘪了瘪嘴,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干脆离开的时候,叶修却突然打破了寂静。 
“欸,废物点心,你说人死了以后有没有可能住到月亮上去?” 
“……” 
“别用那种眼神看哥,问你正事呢。” 
收起了“你的画风不对”的眼神,方锐认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你不会是在逗我吧。” 
“啧,你还是快回去睡觉吧。”叶修扶了扶额,决定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他看着天上的月亮,思绪有些混乱。 
 
十六岁那年秋季,他与一对兄妹挤在小小的房子里,一同欣赏着十余年都没什么变化的月亮。 
那天与此时不同天气晴朗得很,皎洁的月亮就明晃晃地挂在天上。三人谈笑了一会儿,苏沐橙就先去睡了,毕竟那时的她还是一个学生,无法像两个哥哥一样熬夜到天亮。 
那时的他们虽不算穷的揭不开锅,但也不愿将钱浪费在月饼的身上,只有苏沐秋为了让妹妹感受下节日的气氛,才花了本不应该花的钱。看见沐橙心满意足的笑脸,其余两人都无比幸福。 
贴着木门听到里面渐渐平缓的呼吸声,苏沐秋拉过叶修的手,提议开始度过二人世界,被叶修满脸嫌弃的地否决,却也不挣脱。 
“我死了以后一定要到月亮上建一座房子,这样沐橙来了就可以开心地住下来。”苏沐秋无意识地把玩着叶修的手指,双眼直直地看着月亮。 
“沐秋大大你童话书看多了吧……而且哪有死了变月亮的。”看着苏沐秋坚定的侧脸,叶修也没开嘲讽,淡淡地回了一句。 
“我才不管,沐橙喜欢月亮,当然得去月亮上!”十六岁就很成熟的神枪巨巨在碰到有关妹妹的一切事情上都会变得很低能,所幸叶修对于他这一点已经习以为常了,在纠结下去也只会得到那一句中二爆表的“我可是除加血外无所不能的苏沐秋啊”。 
见叶修不再开口,苏沐秋将手紧了紧,柔声说: 
“当然你想来的话我也不介意给你留个房间。” 
“切,谁稀罕。”叶修笑了笑,转身超两人共同的房间走去。 
“这么久以后的事晚点再想吧,有时间多去抢几个野图boss回来。” 
虽然,他的确挺乐意就是了。 
可惜那本该是很久之后的事被极速地提前,三人再也没有机会一起度过下一个中秋。叶修依然保留着每到中秋为苏沐橙买一个月饼的习惯,但却因为战队事务的缘故舍弃了中秋赏月的风俗,偶尔抬起头看见月亮,也只剩下那一丝惆怅。 
如果人生真的很长…… 
 
方锐看着叶修明显放空的状态,眼中晦暗不明。他一直觉得叶修对他是不一样的,他们相处的模式像是与生俱来,如同呼吸一样自然,虽然这被老魏解释为“拥有同样猥琐的本质”,但他还是坚定的认为这是命运的安排。 
苏沐橙常常会在他俩互喷时暧昧地笑笑,对此方锐表示喜闻乐见,叶修也只是无奈地笑着,这让他明确地相信他俩“只差告白就是情侣”的关系。 
而此时,叶修的神情让方锐想起了那句背烂了的诗“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以他对他的了解,这个故乡一定不会是叶修离家多年的那个家,也就是说,世界上还有另一个地方,被叶修视为故乡。 
而那,大概是……月亮? 
方锐顿时有了以头抢地的冲动,他一代猥琐流大师,如今却在跟一个月亮争风吃醋,说出去还不被人笑死。 
“老叶……”方锐在心里纠结片刻后抬起头,正准备趁月色尚好告白,却发现叶修已经收起那虚无缥缈的神情,玩味地盯着他。 
“你……你看着我干嘛。”被叶修盯地有些发毛,方锐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你脸上都可以拍戏了,不看多可惜。”叶修笑笑,将烟摁灭在窗框上,随手扔出窗外。 
“去你大爷,你晾我这么久还放嘲讽,良心啊!” 
“谁晾你了啊,老人家伤春悲秋感叹时光,怀念一下风光的过去罢了,方锐大大有意见?” 
“……”看着叶修一脸“现在年轻人都不尊老”的表情,方锐表示心很累。 
“对了,你刚刚要说什么?”叶修俨然一副要走的模样,眼中略带些疲倦。 
“恩……我看今夜风光正好,晴空万里月色正浓……”方锐眼神飘向一边。 
“正经点,说人话。”叶修成撑着头,困倦地打断他。 
方锐愣了愣,正襟危坐,严肃地看着他,说到: 
“老叶,约吗?” 
“……”叶修愣了几秒,站起身朝楼上走去。 
“喂,给点反应啊!我是认真的,不信看我真诚的眼睛啊!”方锐看着叶修若无其事地背影,有些急了。 
叶修扭过头,,勾起一抹笑容,浅浅地扫着方锐狂跳的心。 
“不是你说约么?走起啊。” 
方锐在原地呆滞了几秒,突然笑了起来,他猛地站起来将人推倒在沙发上,轻声说道: 
“上面都是双人房,还是楼下更方便。” 
…… 


夜渐渐深了,只剩下那时隐时现的月亮,寂寞却散发出柔和的光。 


这里潜水很久的新人阿凝,主角总受党一只。在一个名为中秋夜不想复习的高三晚自修顺手写下的东西……
然后再连续两次误删后终于在第二天发了上了,简直幸运E_(:_」∠)_
不过总算结束了,私信打上all叶的tag。

评论
热度 ( 9 )

© 沂安 | Powered by LOFTER